第八章 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作者: 姣姣如卿| 分类:都市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鱼鱼一步一拖冒着冷汗从自己房间走出来,挪了几步就到隔壁周奶奶的屋里,一声不吭直接倒在床上不动了。

  正吃饭的周奶奶瞪着眼睛看他躺那挺尸足有一分钟才说出话来:“这是怎么了?周鱼鱼?又中暑了?”

  语气很冲,走过来拍她的力道却不大。

  周鱼鱼要死不活地摆摆手,“没中暑,他们说你做得排骨难吃,糟蹋东西,还打我。”

  告状的艺术就是让对方自己去总结归纳出结果,比你直接说效果好多了。而且也容易混淆视听搬弄是非。

  周奶奶一听就火了,都不用周鱼鱼再多说一个字,迈着大步就冲了出去。

  周鱼鱼趴在床上等了不到一分钟,隔壁自己房间里就传来周奶奶中气十足的大骂,接着就是碗碟被扔到院子里的噼里啪啦,再接着就是那母女三人被揍得啪啪声,还有求饶和哭声。

  敢吃了老太太的排骨还打她孙子,今天他们仨可是摊上大事儿了!

  周鱼鱼自打跟徐美娟从油田回来,快十年了就没主动跟她奶说过一句话,小时候见了她怕得发抖,跑不掉就哭,现在也没好多少。

  今天这可是十七年来周鱼鱼主动跟老太太说得第一句话,而且还是告状,老太太激动得恨不得马上去给老头子上一炷香,打骂个丧门星儿媳妇和两个倒霉孙女还能算个事儿了?

  为了以后孙子能多跟她亲近,她今天必须让孙子看到她的实力!

  周鱼鱼趴在床上一边疼得抽冷气一边笑,周家奶奶可真是个暴躁型输出,脾气来了无差别攻击。徐美娟解释不听,周爱华哭着嚷嚷她没打周鱼鱼也不听,噼里啪啦就是打!真是爽!

  大杂院里住了七八户人家,正是吃饭的点儿,所有人都在呢,这么大的热闹哪能不出来掺和一下,一时间所有人都放下饭碗冲出来拉架,瞬间就热闹得菜市场似的。

  周老太太把隔壁饭桌子给掀了彻底,人也打服了,开始中气十足地开骂,连隔壁院子的人都端着碗过来看热闹,就着八卦吃饭真是香!

  这边正在兴头上,院门口又哇地一声来了一伙哭丧的,冲进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进周美凤家里开砸。

  四五个大小伙子谁也拦不住,周美凤这边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被人抓住头发扯过去扇了好几个耳光。

  周鱼鱼不用出去看也能猜得到,这是她姑姑周淑芳带着人来了。

  人家侄女刚去世,连最后一眼都没让看,老周家的房子你徐美凤带着姓马的一家子住着,连周家人停灵都不让,人死没过夜就给拉出去了,周淑芳打得别提多理直气壮了!

  今天晚上徐家姐妹一起倒霉,一起挨打受骂,最后还一起被卷铺盖卷给赶出了家门。

  周奶奶这边比较顺利,房子是她的,平时又积威深重,徐美娟母女被赶出去也不敢多说什么一起跪在院子里给她道歉。

  徐美凤这边就热闹了,马家人和周淑芳带来的人差点打个头破血流,最后一起被带去派出所了。

  周鱼鱼听得正热闹,张大鹏趁乱偷偷溜了进来。这二货从小二到大,上来就给了周鱼鱼后腰一巴掌,把她给疼得从床上弹跳起来两尺高。

  张大鹏还一脸懵:“不是,哥,我没使劲儿啊,你怎么这么不抗打?还是不是个爷们了!”

  周鱼鱼闭眼吸气,不生气不生气,气出病来没人替!

  张大鹏还是没看出来不对劲,蹲床边跟她脸对脸,从兜里掏出几张表格来,“哎!哥,你跟小瑜写字像不像?我爸说要是小瑜走之前能把这个表填了,他那边就能板上钉钉地把房子给过户了。你说他这不是马后炮么!小瑜要是走前就把事给办利索了,还用得着我求他?”

  “哥,要不我写吧,我字跟小瑜挺像的,嘿嘿!到时候我爸就是看出来是假的,他知道是我写的,当着外人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周鱼鱼这才注意到他胳膊上的伤比下午多了好多道,蹲下来后背和腿也僵硬得很不自然。

  这肯定是晚上又被他爸妈男女双打了。

  张大鹏手里攥着的是一套房管所的房屋过户材料,一式四份,现在还是空白一片。

  周鱼鱼马上明白了,张大鹏爸爸这是暗示儿子来找周鱼鱼作假呢,要不然打儿子就打儿子,哪里会在气头上说这些。

  好在张大鹏性格有点大咧咧,可人不笨,马上就想明白了,而且他还超常发挥,他爸暗示他找周鱼鱼来想办法,他倒好,直接揽自己身上了。

  周鱼鱼看着这个少年张大鹏,心里忽然就有点发软。前世离婚那会儿对他一百个看不上,觉得他整天不思进取就窝在那个小破单位里喝茶看报纸,啥实事儿不干只幻想着一夜暴富,天天除了研究吃就是买彩票炒股票,真是没出息透了!

  现在看看这个少年张大鹏,怎么就觉得傻乎乎直愣愣的还挺可爱。

  周鱼鱼捏捏鼻梁叹气,活回来之后看谁都像大侄子,真是有点糟心。

  张大鹏还笑嘻嘻地跟那琢磨呢,一声接一声地叫哥,叫得周鱼鱼想拍飞他。这大热天的谁受得了他这么聒噪啊!

  “去找江致远,让他填。”周鱼鱼指指老太太屋里三屉写字台上的那个小本本,是她下午从周小瑜那拿来的,“拿去给他,让他照着写。”

  张大鹏有点不愿意,“我写呗!我写最保险,我爸那准能给盖章!最多我再挨一顿打,为了小瑜我挨十顿打也愿意!”

  周鱼鱼被他烦得脑仁儿疼,耐下性子给他解释这事儿不是挨打就行的。谁写他爸都能给盖章,可这事儿就是他爸一个人说了算的吗?周美凤是死人吗?这么乱糊弄肯定有后患呐!

  张大鹏还是不服气,“江致远就能写出小瑜的字来?他不是三好学生吗?”

  小瑜的字跟他一样,有点,有点那什么,一看就是上学时老师没教好!江致远那样的好学生,字当然不会跟他们一样了!

  周鱼鱼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发烧,手脚冰凉脑袋发胀,眼睛也热乎乎的有点涩,就没耐心跟这个憨憨讲道理,直接把那套表格拍他脑袋上,眼睛一瞪气运丹田:“别废话!去!”

  张大鹏愣了一下,从地上蹿起来拿起表格和小本本就往出跑,“好嘞!哥你就瞧好儿吧!”

  这个二傻子!想好好跟他说话都不行,非让人瞪眼睛!

  周鱼鱼想想又笑,这家伙还真是从小到大就吃这套!

  院子里还是热闹得跟夜市似的,围了一群人看周奶奶收拾儿媳妇和孙女,周鱼鱼看没人注意到自己,又一步一拖地回了自己房间。插好门窗倒到床上就睡,梦里冷一阵热一阵的不安稳,直到天快亮了才出了一身汗睡踏实了。

  这一觉睡到第二天半上午,醒了院子里静悄悄的竟然没看到一个人。

  她掀起衣服看了看腰上的伤,一排青青紫紫还渗血的痕迹,有好几个地方竟然还破皮了,地主婆虐待使唤丫头也就这程度了。

  而且他身上新伤旧伤重重叠叠,一看就是经常被这么虐打。

  她在院子中间的自来水台子上洗漱了一下,抽着冷气出门,今天比昨天晚上还疼,肯定是发炎了,得去买点药膏。

  出门拐出他们住的巷子,这才发现人都聚在这片居民区的菜市场门口呢,但不是在抢菜,而是好像在围观什么。

  有热闹看啊!周鱼鱼瞬间就忘了要去买药了,腰也不弯了腿也不疼了,脑袋都清醒了,蹭蹭蹭几步窜过去赶紧往里挤,“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用她前世损友楚艳华的话说,她这人特俗特欠,哪里有热闹哪里有她,最适合她的事儿就该是狗仔娱记,肯定比她做品牌卖服装有前途。

  这话周鱼鱼自己也没什么好反驳的,谁还没点爱好了呢,她就是爱凑热闹,也不犯法不是!

  昨天晚上就把她憋够呛,天知道她多想去围观周奶奶发威,可怕热闹没看成自己被卷进去才勉强忍住,今天当然要看个痛快!

  围观群众也很热情,赶紧告诉她:“这一早上洒水车来来回回把这条街浇了快十遍了,这可够稀奇的,以前那洒水车啥时候开到咱这犄角旮旯来过呀!”

  一位头发眉毛浓得跟猪鬃刷子似的大爷拿大茶缸子装着豆浆,手里还拎着几根油条,“十遍算什么?就菜市场门口这么小块地方,这都在这转悠快半小时了,再浇都能种麦子了!”

  周鱼鱼跟大爷挤挤,一起蹲在一棵小树可怜巴巴的树荫下,“您老这是早饭还没吃呢?”

  大爷很上道,直接塞周鱼鱼手里一根油条:“尝尝!刘记的豆沙油条,刚出锅……早上出锅的,我买的时候还起油泡呢!塌了也好吃!”

  周鱼鱼一点不嫌弃已经软踏踏的油条,直接咬一大口,“这豆沙做得好,有豆香没豆腥气还不腻!”

  大爷看他吃得香,自己也跟着吃,一口咬掉半根儿,比他还豪迈。

  俩人一边吃一边看着那洒水车就在这么个小广场上转悠,恨不得把地上的青砖呲下一层皮去。

  终于等到一车水呲干净了,洒水车才慢悠悠地开走了。

  周鱼鱼也吃完两根油条了,伸个懒腰要走,大爷不让:“哪儿去?等一早上戏核儿就要来了!”

  周鱼鱼:??

  大爷指指镜面一样干净的一条小街和小广场:“戏上唱的,鸣锣开道泼水净街,准是有大能耐的人物要登场了,你就等着吧,今天肯定有大热闹看!”

  周鱼鱼又蹲下了,她倒要看看谁这么能装逼,人家电影上的超级英雄出场也就自带个BGM,这位更能耐,直接带辆洒水车!

  这是哪儿来的小仙女,走路都不能沾灰的不成?

  她刚吐槽完,就有腿快的半大孩子扑腾扑腾跑过来报信了,“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人群一阵骚动,九成以上的人都瞬间变脸,场面堪比后世大家热热闹闹在网上吃瓜,忽然一抬头,天降大锅砸自己脑袋上了!

  周鱼鱼喝一口大爷有用茶缸盖分给他的凉豆浆:“谁来了?怎么跟年前地主来收租似的?”

  人群里已经有人带着哭腔回答他了,“昨天炸厕所今天洒水净街,他这是安得什么心?”

  “神经病的脑子谁知道!反正他怎么折腾老子就是不搬!咱这么多人呢,他能把咱么怎么地?”

  周鱼鱼手里的豆浆哗啦撒了一大半,噌地站了起来!

  奶奶个熊地!昨天崩老子一身屎渣渣的孙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