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作者: 姣姣如卿| 分类:都市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鱼鱼这话还真是没开玩笑,她没准备帮周淑芳抢房子,文件准备好了也没打算现在就告诉他们,甚至都没让张大鹏马上拿去给他爸盖章。

  她要等周淑芳自己把马家给赶出去再说。

  这房子的归属权能扯皮到天荒地老,两家好像都没资格那么理直气壮地住,可谁都觉得对方肯定比自己还没资格住,就是法庭宣判也得考虑这些因素,就是一本糊涂账。

  房管所盖了章的房屋转让书就是最后盖棺论定的关键,可周鱼鱼要等周淑芳占了上风再给她。如果她现在就争不过马家,那这房子她也不用住了。

  周鱼鱼摸摸下巴,刚才一起看热闹的大姐不是说了嘛,她已经把房子给卖了,实在不行那她就真的卖一回。

  随便找个流氓给他写一份合同,再找张大鹏他爸给盖个章,这房子老马家也肯定住不消停。

  不过这都是最后没办法的下下策,她还真希望周淑芳能厉害点把房子抢回来。

  喝完绿豆汤周鱼鱼就把江致远填的那份表格给收起来了,上面的字果然写得跟周小瑜的狗爬字一模一样。

  张大鹏凑过来撇嘴:“我真想让我爸知道这字是三好学生写出来的!”

  江致远这种从小到大的别人家的孩子,那是学渣心中永远的痛!

  江致远没搭理他,从书包里拿出周小瑜那个小本本,抬眼定定地看周鱼鱼:“哥,这个本子我能留下吗?上边要是有你需要的东西我给你誊一份。”

  俊美少年脸色发白眼圈泛红,大眼睛长睫毛呼扇呼扇地对你眨啊眨,带着点脆弱的渴望目光看着你,老阿姨这颗心真是遭不住啊!

  周鱼鱼恨不得马上点头,给你给你都给你!你要什么都给你!

  不得不喝口水冷静一下,周鱼鱼喝完一回头张大鹏也学人家眼巴巴地看过来:“哥,我也想要,要不我俩一人一半行吗?”

  人家江致远这么做是冷清脆弱美少年让人心疼,张大鹏你可消停点吧,你这样子就是二哈懵逼脸,周鱼鱼心里那点有关于前世的伤感瞬间就让他给逗逼没了。

  她毫不犹豫地拿起小本本收好:“我还要留着做纪念呢!不给!”

  给什么给?留着让你俩睹物思人吗?俩小屁孩儿可得了吧!

  前世牵绊太深最后仨人都孤家寡人谁都没幸福也就算了,别管是前男友还是前夫,那也是有真感情的,现在这算什么?连话都没说一句,你俩还打算记一辈子不成?

  周鱼鱼恨不得上去狠狠敲几十下他俩的脑袋,可都清醒点吧!难过几个月,再不成最多难过两年,然后就淡了忘了吧。

  那时候他们年纪也到了,该谈恋爱谈恋爱,该结婚结婚,这辈子都好好幸福着,这就算是对周小瑜最好的纪念了。

  所以纪念品什么的当然是不能给的,周鱼鱼连周小瑜的葬礼都不愿意让他们多参与,看一眼灵堂就算是尽到心意了,“你俩趁现在人少赶紧回去吧,别以后拿证明收房的时候老马家拿这个说事儿。”

  张大鹏手里拿个纸元宝反复叠叠拆拆,声音闷闷的:“哥,你带我俩去给小瑜上柱香吧。”

  江致远也是这个意思。

  周鱼鱼却坚决摇头,“小瑜知道你俩的心意,你们也为她想想,别人没了还让人嚼舌根。”

  两人最后走的时候都蔫蔫巴巴的,周鱼鱼还是没忍住叫住他们:“下周末小瑜葬礼结束了,我请你们吃饭,周羔羊的烩羊肉!”

  ……………………………………

  送走江致远和张大鹏,周鱼鱼把叠好的一大塑料袋纸元宝送到周小瑜灵堂,认认真真给她上了一炷香,心里想得却是今生又早走一步的表姐。

  可能两世的人生在表姐心里都觉得这人间不值得吧,所以走得一次比一次早,让她都没机会好好跟她说说心里话。

  从灵堂出来,周淑芳家的大表哥和二表哥门神一样坐在门口,马家人在隔壁屋里关着门不知道在商量什么,看来正面冲突告一段落,现在进入持久战阶段了。

  周小瑜前世跟几个表哥都不熟,但今生她觉得可以试着接触一下。

  周鱼鱼出门去巷子口小卖部买了一袋子大面包和几瓶汽水,还有十几根冰棍,自己留了两根冰棍剩下的都塞给他们,“大哥,二哥,你们还没吃饭吧?小瑜葬礼能在家办成多亏你们,以后有什么事就叫我,我也是小瑜表哥,也想为她尽一份力。”

  大表哥、二表哥没想到徐美凤的亲外甥是这个态度,周鱼鱼也没打算多说,把东西塞给他们,无视掉她妈徐美娟和周爱红阴沉沉的目光,慢悠悠地晃去小厨房找周奶奶。

  “奶,以后大中午的就别做热菜了,吃个凉拌面就行,你看你热的!吃个冰棍儿吧,两根儿都给你!”

  周奶奶对这个孙子忽然转性比谁都惊讶,毕竟周鱼鱼再内向不爱说话跟别人还能正常交流,跟她那就像看到妖怪恶鬼似的,不撒腿就跑不哭那是吓得腿软不会哭了!

  这忽然就能跟她正常说话了,还愿意主动亲近她了,老太太都想了好几遍了,想带他去老家特别有名的半仙刘那看看,这孩子别不是有什么不对劲吧!

  不过对孙子忽然的亲近老太太还是特别受用的,如果这小子是一下长大懂事了,那可真是老头子在天有灵了!

  但这老太太又臭又硬的脾气是改不了的,冷着脸接过一根冰棍儿:“刚才是谁说要吃炖豆角的?不吃我倒了喂狗!”这语气这用词很熟悉啊,周鱼鱼觉得他俩还真挺有缘分的!

  周鱼鱼笑嘻嘻地搬个小板凳到门口,拿着大蒲扇呼啦呼啦地冲两人一阵扇,“我这不是寻思晚上吃么!奶,你可真疼我!”

  “小瑜以前说得对,我后悔没早点听她的,等她走了才知道她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总得给周鱼鱼忽然转性找个合理理由,周小瑜去世这么震撼的事是目前最有说服力的一个机会了。

  果然,她刚开个头老太太就信了,“小瑜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是让我看清楚谁对我好,还说她看清楚了,说了一些她妈和家里的事。”撒谎的技巧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别把话说得太详细太满,透露出意思就行,剩下的让对方自己去展开补充,他自己推导出来的结果自己肯定深信不疑。

  周奶奶果然自己脑补了不少,竟然没再问别的,就这么接受了周鱼鱼忽然转变的理由了。

  其实归根到底还是老太太愿意信,她比谁都渴望孙子亲近自己。

  周鱼鱼中午跟周奶奶一起吃饭,这竟然是祖孙俩第一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以前就是过年,周鱼鱼也要躲在自己屋里,强拉到桌上跟周奶奶坐一起,饭没吃完就紧张得呕吐。

  不用说周鱼鱼也能猜到,这肯定是徐美娟从小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

  他俩中午吃瘦肉炖豆角和拍黄瓜,还有一小碟咸鸭蛋,这伙食算是挺不错的了。

  虽然现在还没废除粮票,可也不远了,周鱼鱼记得应该是两三年之后就全国都不用粮票了,议价粮商店和自由市场也多了起来,老百姓再不会像以前那样靠着票证和限量供应过日子,周末改善伙食吃顿肉也不稀奇了。

  可普通百姓的生活也没到想吃什么吃什么的地步,现在还没到大幅度提升工资的时候,那得三四年之后呢。大杂院这片的工资平均也就维持在一百块钱左右,她这样刚进厂工作又没有大学文凭的普通职工,一个月才挣六十八块五,猪肉两块三、四一斤,牛羊肉得三块,顿顿吃肉谁家也吃不起。

  可周奶奶就能,人家老太太工龄高手里又有老本儿,吃上从来不亏待自己。

  可惜周鱼鱼虽然担着跟奶奶顿顿吃小灶的名声,可那些好吃的她一口没吃着过,特别是最近这几年,徐美娟怕她吃多了长出胸来,恨不得让她一口饭别吃就喝凉水。

  “奶,以后咱俩都一起吃,我不跟他们吃了,你做饭我刷碗,让你提前享孙子福!”

  周奶奶给哄得眼睛放光,脸上还故作严肃,拿筷子轻轻敲了一下周鱼鱼的手臂:“大男人洗什么碗?你给我有点出息!你赶紧多吃点长壮实点,以后早点结婚给老周家留个后才是真孝顺我!”

  周鱼鱼对此没啥感觉,还能稳稳当当地给她夹肉,“您也多吃点,这肉真香!”确实香,吃粮食自然长大的农村土猪肉,就是做得方法不太对也照样香!

  吃完饭周鱼鱼要回屋睡午觉了,周奶奶把昨天她从周小瑜床底下偷的钱拿出来,特别严肃地问她:“这钱你打算怎么花?”

  周鱼鱼觉得她的答案老太太要是不满意,很可能会挨揍:“给小瑜买墓地啊,我打听殡仪馆的人了,一块墓地八百,下葬做墓碑全套一百,这里有七百多,不够的我垫上。”

  其实她不想买什么墓地,还像前世似的直接找个景色好的地方把骨灰撒了就得了,可她做不了主啊!

  所以既然必须得找个地方安置自己,那她可不想去殡仪馆的小格子里跟几百人挤一个架子,她得给自己整个独栋大别墅!

  周奶奶显然是满意她的安排了,挥手让她回去睡午觉,周鱼鱼趁机凑上来,“奶,你借我二百块钱,等我发工资了还你。”

  她工资月月拿回来还没捂热乎就让徐美娟抢去了,一分都不给留,现在这钱都预支出去,是周奶奶的了,就怕徐美娟不来抢呢,敢来老太太把她脑袋打成狗头!

  到时候可就有热闹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