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闪婚:霸道老公甜甜妻 第431章 全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千手小说 www.lclx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哈哈哈,太逗了,我现在一想起秦风的表情,老公,我就笑的停不下来,哈哈哈哈……”

  夏子晴喝的有些醉了,在霍英朗怀里面是哈哈大笑 。

  无奈的看着小妻子,他并没有过多苛责,因为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她的压力真的太大了。

  “老婆……”

  “啊?什么?”

  努力让自己看着眼前的霍英朗,可是,奇怪,怎么有这么多霍英朗在自己眼前晃晃悠悠的呢 ?

  “你别动,我现在,想跟你诚心实意的接个吻。”

  说着,她嘻嘻笑着,踮起脚尖,捧着霍英朗的脸,狠狠的,亲了下去。

  而此时,街边的小广场上有人恰好在求婚,放着烟花——“嘭”“嘭”,一个接着一个,在夜空中绽放出五彩斑斓的颜色。

  他们属于偷了别人的浪漫让自己开心了一下。

  霍英朗闭着眼,感受着小妻子微醺后的热情。丝丝的红酒气息让他有些迷醉,向来,他们好像已经有四个月都没有那样过了……

  “老婆”

  夏子晴像只餍足的猫咪挂在他身上,哼唧着,听着他在自己耳边呢喃着。他的声音真好听啊,让人沉醉不已,夏子晴想着,在他肩窝蹭来蹭去,好像这样才能表达自己对他的喜欢之情似的。

  “嗯”

  “咱们回家好不好?”

  霍英朗的声音越发低沉,让她苏苏麻麻的,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重重的点头。

  “好,回家,咱们回家。”

  ……

  酣畅之后,夏子晴躺在大chuang上睡的正香,霍英朗起身去洗了个澡,然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拿着拧的半干的湿毛巾,小心翼翼的给她擦拭着。

  看着她脸儿红红趴在那儿,乖巧的像个下哦兔子似的,嘴边,忍不住扯出一丝笑痕。

  现在所有事都告一段落了,他跟她,以后再也不需要这么辛苦了。

  霍英朗思想着,低头在夏子晴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chuang头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一下——是石大虎发来的信息。

  “我在老地方等你”

  老地方……霍英朗蹙起眉头,抿了抿唇还是决定去赴约,随手写了便条放在chuang头柜上,换了衣服除了大宅。

  夜风吹在霍英朗的脸上,让他消了些许困意,经过一场“运动”的消耗,体-内的酒精已经挥发的差不多,凯雷德在公路上游弋着,很快就到了石大虎所谓的老地方——以前他们经常去喝酒的酒吧。

  “找我有什么事。”

  石大虎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

  “坐。”

  周围的座位几乎都满着,这个靠窗的位置是他们经常回来的,那时候雷烈,秦风,他带着他们三个,他们老大老大的叫着,一转眼,十年了。

  “我找你来,其实是有些话,一直没对你说过,所以,今天算是有个了结。”

  霍英朗抬眼,总觉得今天的石大虎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尤其是跟他说话的语气,总让他觉得有些怪异的感觉。

  “嗯”

  “啪”的一声,石大虎将一罐啤酒放在他面前。

  “其实当时慕晓婉找人要害夏子晴,那个带着鸭舌帽的女人,你不是一直想找到么。”

  “你知道她是谁?”

  “当然,是我让她去的,当时只是想不让夏子晴有什么事,就让缇娜主动联系了慕晓婉。没想到,她还ting容易上钩的。

  其实缇娜放在夏子晴果汁杯子里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毒药之类,不过就是维生素C的粉末而已。”

  不是毒药?可是后来取样的时候检测出来的东西,分明……

  “你把证物换了?”

  “嗯,那个店里的被子都是一样的,要换,很容易。说这些,其实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告诉你,缇娜说的对。

  也许一开始我是抱着一种目的在接近你,但是后来……

  我没有想要伤害你,我也不可能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在我心里,你是很重要的存在。

  除了我的父母,从来没有人像你一样这样对我好过。

  对我来说,你是朋友,是兄弟,是……”

  后面那个词,石大虎想了下,终究……还是没说。

  “你现在说这些,是想让我怎么做?原谅你之前的欺骗跟背叛?”

  霍英朗看着他,语气有些冷。

  对于石大虎这个人,他的确有些揪心,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两人之间的纠葛。

  “不,你不要原谅我,我也没想过要获得你的原谅。”

  石大虎苦笑着,今天找他来,纯粹是因为,以后这样的机会,怕是不会再有了。

  “是么。”

  霍英朗垂眸,看着面前的那罐啤酒,那是他们每次来都会喝的牌子。

  记得一开始石大虎不会喝酒,秦风还笑话他,说男人在外闯荡,不会喝酒怎么行。

  于是,喝着,喝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成了四个人最能喝的那一个。

  和战东野他们不同,他和他们三个的关系更为复杂,是上司和下属,也是朋友和兄弟。

  有时候要公私分明,这是件很难得事。

  “我还记得那时候你们都笑话我啊,说我不会喝酒,一喝酒就像煮熟的小龙虾一样。

  后来我偷偷练习,让你们大吃一惊,我还记得秦风说,行啊,你是潜力股啊。以后在酒桌上谈判,都靠你了。

  那时候我就在想,嗯,我石大虎不是个废物,我能让你带的出去,我没有雷烈和秦风有文化,可是我有酒量。

  我能配好那些老板,让他们开心,这样,也行了。”

  “我从来没有因为你没有学历而瞧不起过你。”

  霍英朗的话让石大虎愣了下,然后就是苦涩的笑容。

  “可是,我自己瞧不起我自己。

  我知道,如果当时你不是可怜我,我连给你们提鞋都没资格。

  可是后来我真的很努力,我想着,我要给我爸报仇,七年前,我救了缇娜,她脑子有点病,其实是个大小姐,却非要认我当什么主人,我当时只是想她可怜。

  谁知道,她成了给我复仇路上的一个很重要的志愿后盾,比如,给慕晓婉带资进组,就是她帮的忙,偷偷告诉你,她家买钻石的。

  他爸爸就这么一个女儿,却有精神疾病,当然想办法满足她的要求了。也算我走了运,其实想想,我ting对不住她的。”

  说了这么多,总算是让霍英朗没了疑惑,他就说一穷二白的石大虎哪里这么多钱去做这么多事,没想到是那个叫缇娜的女人。

  “她一定很在意你。”

  “嗯,她说过想跟我结婚,可是我说,我不能。”

  说这话的时候,石大虎的目光落在桌子上,顿了顿,拿起那听啤酒咕咚咕咚,全都喝了下去。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也可以问我,我知无不言。”

  “我没什么想要问的,只是希望,这些事,快点结束,时间不早了,我回家了。”

  说着起身,离开酒吧,而那啤酒,一口都没动过。

  石大虎,不,该叫他晋兰生才对,看着霍英朗的北京,用口型说了两字——再见。

  --------------

  “夏子晴,今天的衣服好漂亮啊,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同事的话让夏子晴嘿嘿一笑。

  “算是吧,今天心情确实很不错。”

  一边整理办公桌,打开电脑准备一天的忙碌,一边说着。

  “唉,有了老公跟孩子的就是不一样,没什么可愁的了,像我这种连对象都没有的人可就惆怅了啊。”

  “就是就是,我现在在想什么时候咱们能来个联谊活动就好了,内部消化了得了。”

  “要不让大老板给公司女员工报个什么婚恋网站的VIP当福利也行啊。”

  好几个人叽叽喳喳的说着,倒是畅想的很美好,夏子晴只是笑笑,反正她现可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每天幸福的不得了啊。

  “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下。”

  说着,端着杯子离开了办公座位。

  哎呦,这种时候她当然去大boss那里蹭点咖啡喝啦,没办法,谁让秘书大美妞儿的手艺那么好。

  ……

  ding层的外置茶水间,秘书正在煮咖啡,夏子晴像个馋猫一样的等着可以曾一杯咖啡喝喝。

  “还有多久呀?”

  “哎呦,夏子晴,你吓死我。”

  二楚不好意思的眯起了眼,笑的像一对儿新月似的。

  “不好意思,我就是来蹭咖啡的。”

  “那你还是跟大老板一起喝比较好。”

  秘书眨了眨眼,倒是让夏子晴不好意思了。

  而事实上,这顿咖啡还真是和霍英朗一起在办公室里慢慢享用的。

  眼看着离截止打卡的时间还剩下一丢丢的时间,夏子晴准备端着杯子抬脚走人。

  偏偏这个时候,本来好心情的霍英朗再受到一封短信之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老公,怎么了?”

  慢慢抬眼,看着夏子晴,霍英朗像是一尊木头一般。

  好半天,他都缓不过神来。

  “出事了。”

  夏子晴接过霍英朗递过来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文字,吓了一跳。

  这……

  “怎么会这样!”

  眼睛瞪的老大,像是不相信这上面的文字所叙述的事。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

  霍英朗从电梯上下来之后,竟然不敢再往前迈出一步。

  他的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怎么都抬不动一样。

  “老公?”

  夏子晴抬眼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显然是刚刚那封短信的后遗症。

  “夏子晴。”

  “我在。”

  试了好几次,他才抓住她的手。

  “我是不是在做梦?”

  他轻声问着,语气很沉,也很压抑。

  “老公,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可是……”

  “没事,我没事,走吧。”

  说着,拉着夏子晴的手往里面走去,没一会儿就来到那扇门面前,抬起手,敲了几下,很快,那扇门被人打开……

  缇娜红着眼眶,而不远处的客厅里,是……石大虎的遗体。

  “我来的时候,已经没办法了,身体都僵硬了。”

  夏子晴紧紧的抓着霍英朗的胳膊,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听着缇娜的话,总觉得恍如梦中瑚。

  “这是他留下的遗书。铄”

  说着将一封信放在了霍英朗的手里。

  指尖微微颤抖着,打开那封信,霍英朗总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个恶作剧。

  “感谢这么多年你对我的照顾,谢谢,这张卡里有我全部的积蓄,请你转交给我的母亲,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要怎么说,总之,谢谢你,谢谢。”

  简短的话,以及晕开的字迹,让他仿佛能想象的出,当时石大虎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姿态。

  如果他知道,他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离开这个世界,如果他知道,昨天的见面是最后一次,他一定不会走的那么急,也不会一口酒都没有喝,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如果?

  握着信纸的手,渐渐攥成了拳头,让本来平整的纸顿时变得皱巴巴的。

  “英朗……”

  夏子晴怕霍英朗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赶紧挽住了他的手臂。

  “没事,我没事……”

  “叨扰一下,请问这里是石大虎家么?我们现在怀疑他和一宗谋杀案有关,想请他协助调查。”

  警察的出现再次让三个人都愣在那儿。

  谋杀案?

  所以,他在自杀之前……

  -----------

  一切都变得无比的戏剧化,石大虎见了霍英朗之后,去了慕家,将慕家夫妇杀害,而奇怪的是,警察在勘察现场的时候,发现夫妇俩躺在很多钱上面,那些钱正是九十年代流通的黑色一百元纸币,经过确认正好是一百万元整。

  从警局出来之后霍英朗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些低迷,夏子晴很担心他,这一切都发生太多突然。

  好好的石大虎选择了这样激-烈的方式将所有的事都解决了,也带走了一些秘密,比如,很多人的死,都被推到了他的身上。

  “夏子晴”

  “我在。”

  霍英朗唤着她的名字,眼神却是落在车窗外的景物上,眼看着就要立夏了,天气越来越好,可是,为什么每件事都让他有种寒冬的冰冷呢?

  “我以为我从来不会后悔的,可是,现在,我竟然有些后悔了,昨天,我为什么不多耐心一点,也许,如果我能仔细一点。

  发现他的不对劲,这一切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石大虎在最后,连写遗书的时候,都没有写对他的称呼,就是怕这件事会给他牵连吧。

  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从头到尾,其实错的不是石大虎一个人,还有他自己呢。

  “你别这样,英朗,你也不想这样的,没人有人预料到他会……会做出这么决绝的事啊。”

  夏子晴不喜欢他这么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虽然她也唏嘘,也觉得有些遗憾。

  “我好累,夏子晴,我好累。”

  抵在她的肩窝,这句话我好累好像是压抑了许久的发泄一般。

  是的,他真的好累,所有的事都像是一场镜花水月,十年的骗局,终于落下了帷幕。

  本来,这样的事,他应该高兴的,却怎么都没办法高兴起来,也许,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觉得石大虎犯下了多大的罪过。

  “我一直在这,霍英朗,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

  夏子晴抱着霍英朗高大的身子,他本就比她高出很多,这样窝在她肩上,看上去有些滑稽,可出奇的,又那么的和-谐。

  霍英朗闭上眼,不再说话,也许,一切都应该有个结束。

  -----------

  按照石大虎的意愿,霍英朗将那张卡给了晋磊的前妻,然后给他办了一场低调的葬礼。

  秦风,乔北,陆南,都来参加,看着墓碑上那张灿烂的笑脸,没有人心情是不沉重的。

  这是最后的一个环节,下葬,从殡仪馆告别式,炼化捡骨灰,到现在,每一个步骤,霍英朗都在忍受着自己的情绪。

  鲜花的时候,秦风将一捧白色的菊-花放在了墓碑前。

  “以前,我们不是笑话你酒量不好么。

  现在不会了,石头,不管怎么样,你在我心里的,没有变过。”

  说完这些话,所有人的眼眶都红了。

  最后轮到霍英朗献花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那张照片,出神了很久。

  天气很晴朗,没有阴云,也没有雨,这样的好天气,而他却永远的长眠在了地下。

  ……

  葬礼结束之后,陆南走到霍英朗跟前。

  “英朗哥,我知道,你帮我隐瞒了很多事,我——”

  “陆南,过去的就过去吧,现在的你,重新出发就好。”

  拍了拍他的肩膀,霍英朗语重心长的说着。

  然后转身,带着夏子晴离开了墓园。

  一切,都仿佛已经尘埃落定的样子……

  -----------

  “这是……?”

  霍英朗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香囊,从里面拿出一张有些泛黄的纸,看得出,有些年头了。这东西,夏子晴还是第一次见。

  有些不太明白的看着他,没会意过来他这是啥意思。

  “以前小的时候,我母亲找人给我批过命格。”

  “算命?”

  “嗯。”

  夏子晴拿着那张纸小心翼翼的打开,上面的字很潦草,看不太出是什么意思。

  “那人说我命中有大舛,要我小心亲近之人。”

  “所以,你现在觉得很灵验了?”

  霍英朗笑了笑,将纸这好,重新塞回去。

  “我也不知道。以前,觉得这种事纯属无稽之谈,可是现在看看,也许不是空穴来风呢。”

  “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事情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咱们好好的,不需要再想什么了。

  石大虎的葬礼也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老公,别再想了,答应我,嗯?”

  夏子晴抱着他,觉得现在自己面前的霍英朗好像没什么生气的样子。

  他的脆弱写在眼里,让她很心疼。

  ------------

  一转眼,已经两个星期了,霍英朗的专注在工作上,仿佛所有的事都过去了一样,夏子晴在广告部也慢慢的风生水起,同事们对这个董事长夫人也慢慢竖起了大拇指。

  所有的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着。

  “你知道么,今天我听到同事私下议论,说我……”

  “说你什么?”

  霍英朗有些紧张,怕她在公司里有什么不愉快。

  瞧他连夹菜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夏子晴噗嗤一笑。

  “说我能力好,不愧是中央美院出来的,灵感创作方面不属于国外那些回来的海归们。

  喏,有没有觉得我好争脸啊?”

  笑意yinyin的看着他,夏子晴觉得自己这个小小的恶作剧还是ting不错的。

  霍英朗倒是有些无奈,不过也随着她去了,谁让,他就这么chong着她爱着她呢。

  “你想一直做职员,还是——”

  “顺其自然,霍大董事长,我知道你现在掌管全局,可是,你老婆我也要靠实力去赢得别人的认可才行。”

  这有志气的,让霍英朗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起来。

  “叩叩叩……”敲门上响起,夏子晴抬头说了句进。

  秘书走进来,看着两位恩恩爱爱的吃午餐早就见怪不怪了。

  “董事长,全球时尚的主编想要给您做个专访,问您明天是否有时间。”

  “没——”

  “有,当然有。”

  霍英朗看着夏子晴,不明白这种采访要来干嘛。

  秘书看了看大boss又看了看大boss他老婆,所以,这是有还是没有啊?

  “夏子晴”

  “哎呀,你从来都不做这种访问,知不知道,这也是对公司的一种形象宣传啊,而且对方可是知名的杂志,销量不错,你别人砸钱还上不了呢,你这白来的不要。”

  夏子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霍英朗,显然,哎呦,你就从了人家嘛。

  秘书在一旁忍不住憋着笑,合着,他们的boss大人,就是这么被搞定的啊。

  果然,霍英朗由不愿意,变成了愿意。

  只不过……

  咳咳,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啊,人家主编过来的时候,夏子晴正好也在,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所以就都一起吧。

  幸好之前有被杂志采访过的经验,不然二楚真是要默默哭泣了。

  采访过程很和-谐,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是专门对霍英朗问的——有没有一直想感谢的人。

  主编问完这个问题之后,霍英朗忍不住将视线落在了夏子晴身上。

  “有,我最想感谢的人是我的妻子,人海茫茫遇到了她,给我生儿育女,照顾我,支持我,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我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能做到一个让她幸福,免她苦,免她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这话说的让主编眼里都冒红心了,她也采访过不少商界大佬,很少说感谢妻子的,一般都笼统说感谢家人。

  哎呀,这长的帅,有钱就算了,还这么浪漫专一,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当然,二楚对这二段话也是有些羞涩了。

  采访完毕,夏子晴看着霍英朗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今天你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事先背好的?”

  “你觉得呢?”

  二楚捻着手指,说不出个所以然。

  “反正背好不背好,我听了开心。”

  说完,吧唧一口亲在霍英朗脸上。

  这举动让霍英朗挑了挑眉。

  “一个吻就结束了?”

  “那你要干嘛?”

  夏子晴眨巴眨巴眼,眼看着那张俊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在吻在她唇上的时候,低喃着——夏子晴,我爱你。

  闭上眼,她也笑着回应了一句——霍英朗,我也爱你。

  缠绵的气息让两人的心越来越贴近,这世界何其大,又何其荣幸能找到一个与自己如此贴合的另一半,夏子晴想,并非所有诺言都虚幻,他们说好的一辈子,就会是一辈子……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opyright http://www.lclxg.com 牵手小说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转载中的书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本站提倡创建绿色网络文学环境,如果转载的书本中出现了淫秽,反动,低俗信息,如有发现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