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皮上天(快穿) 132.黑吃喝之制霸地府16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千手小说 www.lclx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丽妃怎样?”明德帝沉着脸问。

  刘医正这人能做到太医院一把手, 自然也是个秒人, 皇上和太后两方都觉得他值得信赖。至于王贵妃, 没少拉拢他, 但他只尽心尽力给药膳药方, 却从不点头成为一体。毕竟, 二皇子还小,王贵妃也只是贵妃。

  见皇上和太后都关心丽妃,刘医正便实话实说:“丽妃娘娘貌似服用过大寒之物, 日后生育上上略有些困难。”

  太医说话从不说满, 让刘医正来看, 丽妃娘娘几乎不可能再生育。

  明德帝眼神更冷:“可有办法医治?”

  刘医正一脸惭愧:“老臣只能尽力而为。”

  那就是没办法了?太后娘娘心中一喜,真好,不管这药是何时下的,她必须做实了是王贵妃所为。

  “皇上,我知你素来喜欢贵妃, 哀家也觉她很是不错。但她坏就坏在太过嫉妒, 这么多年了还容不得后宫生下子嗣, 其心可诛。”

  明德帝望向远处,他喜欢过王贵妃吗?至少不讨厌吧。虽然有时候爱耍小性子, 但却是个真性情的人,相处起来不累。

  可看看在床上晕死过去满脸是汗的丽妃,原本喜气盈盈的小脸皱成一团, 眉毛一皱, 能让男人的心跟着揉碎。

  煊赫近十年的王贵妃就因为这一次, 竟然就被丢进了冷宫。

  她自然是不服,挣脱太监,光着脚丫跑到秀春宫大声喊:“皇上,是丽妃陷害妾身。若是妾身要下毒,为何下这样最低级的麻油,为何只给她一人下大寒之药。皇上,妾身陪伴您八年,您还不知道妾身为人,怎么可能这样蠢,这样毒。”

  皇上听见哭喊声,想到当年二人也曾情意绵绵,差点就心软。

  太后眼看皇上要心软,让人直接押着王氏进门。

  王贵妃跪在地上,爬到皇上脚边,仰头哭诉:“皇上,妾身真的是冤枉的,您要为妾身做主。妾身即使再爱您,再嫉妒丽妃,但念着二皇子,也不可能做出傻事。”

  王贵妃其实不过二十几岁,正是女子最明艳年纪。只可惜刚刚跑得太多,妆容有些花了,而且还有些体臭,显得狼狈不堪,将美貌降低五分。

  太后刚刚就怕皇上念旧情,故意让人追王氏之时往她身上弄了一些异味,这会子见皇上略往后站,心下冷笑。“皇上,说丽妃陷害,您信吗?刚刚都将事情问得清清楚楚,离开万寿宫,是王氏主动邀请丽妃一行人去她宫里,那里全是她的人,又是一时兴起之事,丽妃哪里来的人手和药物准备陷害。何况,哀家也是女人,知道不能怀孕对女人是多大打击。丽妃是多愚蠢,才拿自己终身开玩笑。”

  见皇上被说动,太后继续:“皇上,若是丽妃此时有儿子,哀家还信。可丽妃不过刚进宫,她是疯了才这时候和王氏对着干吧。”

  王氏摇头:“太后娘娘,妾身知道您因为二皇子,一直看妾身不顺眼,可您也不能这样污蔑妾身。当日丽妃几人也在太后处喝了茶,怎就能证明一定是在妾身宫中出事。”

  太后没想到王氏竟然敢攀扯她,“你竟然污蔑哀家!丽妃是哀家最喜欢的儿媳,岂会害她?”

  王贵妃哈哈大笑:“儿媳?您的好儿媳、好侄女,皇后娘娘不是早就死了吗?在您和定国公眼中,丽妃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压制妾身和二皇子而已。她既然是棋子,你们会容许她生下皇子威胁到太子?”

  她连连磕头:“皇上,妾身如今百口莫辩,即使为了孝道,谋害丽妃几人这样大错也只能扣到妾身身上。但妾身请您护住二皇子,好歹是您的亲儿子,别让那险恶用心之人将您所有子嗣都给害死。”

  太后气了个仰倒,真没想到丽妃这样狠,临了给她使个绊子。无法,太后只能真的晕了过去。

  明德帝看着晕倒的太后,再看看磕得鲜血直流的王氏,他确实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抱起太后,让刘医正赶紧医治。

  王贵妃被人拉往冷宫,脸上却带着笑。太后想弄死她,好啊,那就同归于尽好了。以皇上多疑性子,太后和太子日子也未必好过到哪里。

  至于丽妃,她认栽。可她明明用的药很隐蔽,为何就能这样快被发现!

  想不通。

  而段瑜,晚上才悠悠醒来,听到自己日后无法生育,心如刀绞,恨不能去死。“皇上,妾身连孩子都生不了,作为女人还有何用,不如绞了头发去做姑子。”

  明德帝看着梨花带雨的丽妃,尤其想到这女人没有孩子只能靠着自己,心疼。“在朕心里,你永远最好,只要你想,大不了过继一个孩子便是。”

  这一晚,皇上难得没有做活塞运动,只紧紧抱着丽妃安慰。二人说起了知心话,竟然很有知己之感。

  等皇上睡下,系统1314突然发声:“宿主,你简直戏精本精,不混娱乐圈太亏。搞死王贵妃我理解,毕竟那女人是个凶残玩意,但你为何对皇上出手?”

  段瑜并不知戏精和娱乐圈是啥玩意,但知道1314这是不开心了。“亲,你是和我一体,还是和皇上一体,怎么感觉你俩奸情满满?我爱死皇上了,怎么可能出手害他?”

  系统1314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将皇上紫气吸了一个七七八八,灵气也长了一层。但我警告你,皇上若是死了,就没人帮你对付穆家,原主意愿便完成不了。”

  段瑜也翻脸:“关你屁事。皇上死了有太子,有我儿子,我怕谁啊。再说了,我万一突然走了,总要给小段瑜留下好日子过。” 其实她真没过分,只是每次酿酿酱酱的时候顺便吸收点紫气,留下的足够皇上维持生命了。

  拉黑,直接将有外心的系统拉黑。

  段瑜又不是傻子,早就发现这玩意儿向着皇上了,真是不知所谓,难道是这俩玩意儿前世孽缘?

  因为丽妃不能生子又没有娘家,皇帝很放心宠爱,俩人感情直线上升。

  而段瑜也很贤惠,主动给皇上塞几个巴结她的美人,但皇上竟然拒绝了,还闹了一场小矛盾,冲着她吼了一顿,说她不爱他,心里没他。

  段瑜委屈:“皇上,您可真会扎妾身的心。若妾身不爱您,何苦吞下黄连一般给您塞女人。如今您只有太子和二皇子两个儿子,妾身又没本事生孩子,只能由着别的女人帮您生了。您知道嘛,每次请您去别人宫里,妾身都想抹脖子死了算了,您不体谅,还这样吼妾身,妾身这就去死。”

  说着,段瑜就要撞柱子,吓得明德帝赶紧拦。

  明德帝心里感叹,这才是真爱他,明明难过还要为他子嗣考虑。这样好的女人,他都不舍得离开。

  其实皇上偶尔也心里纳闷,为何只爱来秀春宫这里,为何见了别的女人完全没兴趣。他以为这是真爱,其实不懂是段瑜这个兔子精用了一点小手段。

  兔子精虽然不像狐狸精那样妖媚,但兔有兔道,她自然有迷住人的法子,而且比狐狸精的更真实。

  因为宠爱,也为了安慰,明德帝大手一挥,段瑜从丽妃成了丽贵妃。

  这晚,明德帝到丽贵妃处邀功:“爱妃,今儿可开心?”这小家伙怎么没扑到自己身上,奇怪。

  丽贵妃对对小手指,一脸幽怨:“皇上,您是不是觉得妾身除了美貌一无所有?”

  明德帝心中警铃大作,这小家伙又要作啥妖?“不能够,朕觉得爱妃集美貌、才华、智慧、气质于一身!”

  “那干嘛老给人家一个丽的称号?”

  皇上哭笑不得:“丽,美丽,漂亮,美好,因为爱妃是世间最美好的女子啊。”

  信了你的邪,明明就没用心想过。“皇上,您说假话的时候,左眼眼睫毛会闪哦。”

  “真的?”明德帝从未发现自己有这个毛病。

  段瑜哈哈大笑:“哄您玩的,让您不提前征求妾身意见。妾身更喜欢贤妃、淑妃这样的称号,一看就很贤良淑德!”

  明德帝崩溃:“宝贝,贵妃可比贤妃、淑妃高半级。”

  “没关系嘛,反正都是您的女人,只要您宠爱妾身,就算当美人也无所谓。”段瑜抱着撒娇。

  明德帝十分感动,将人搂在怀里。

  这才是真爱他的女人,和外面那些整天要品级要赏赐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等传到段府,张嬷嬷好悬没气死。能和她小姐结仇的,也就是穆府了。自家还没找穆府不痛快,他们还有脸先打上门来。

  段瑜这阵子给自己安排了很多课程,每天半个时辰为一课时,女红、书画、古琴轮流来,争取成为小才女,还真没心思管外面流言蜚语。

  看嬷嬷和丫头们急哭,段瑜摇头:“着什么急,先好好为父亲守孝,其他都是虚的。我才多大,穆二多大?等不急的是他们。”

  穆二都十六七,三年后就小二十了,能按捺住?就算不和文染滚床单,也该和丫头们滚了。

  她的生女丸可没用到文染身上,而是直接给了穆二。五年之内,但凡他碰女人,那女人都给生个乖闺女。

  段瑜本人超喜好女娃娃,但段二家全是女娃,估计他会疯。

  让段瑜给料对了,少男少女干柴烈火真的挡不住。

  文染自从见到段瑜,内心其实是不安的。一个县主、有宅子铺子庄子,关键还模样特别美,唯一缺点也就是身段还没长开,个子还小,胸前尚平。

  但是,再过三年,说不准就是玲珑身段了。而且,年纪小占便宜啊,哪个男人不爱小姑娘。

  这样一对比,文染觉得自己可能要完败。

  为了把穆家少夫人身份做实,在七夕那晚,趁着夜黑风高,文染把自己交给了二哥哥。

  那一日,正是府中少女过得最开心一日,文染和几位表姐表妹一同拜月祈祷。本来都到了尾声,穆二公子出现了。

  穆二没有读书压力,没有当差劳苦,闲来就喜欢和丫鬟凑一块,吃吃胭脂,唱唱小曲,帮着染染指甲之类。七夕这样浪漫的节日,他自然要凑个热闹。

  看着姐妹们跪在月下祈福,穆二觉得画面真美。尤其是文染表妹,一笑一颦都牵动着他的心。

  闹到半夜,他送表妹回房,路过小树林,两人听到蝉鸣,去寻了一会蝉,不知为何就抱在了一处。

  文染有些羞涩,她扭动着拒绝拥抱,“表哥,人家怕,不要这样。”

  本来只是无意中抱了,感受到表妹的摩擦,穆二哪里能忍得住,“莫怕,有哥哥在。”说着,嘴就亲了上去。

  表妹的嘴巴,甜甜的,香香的,像是糖水一般甜蜜,让人欲罢不能。

  看着表哥动情,文染眼中染上笑意,不枉她今儿用了好香料。

  她一再拒绝,无奈女孩子力气太小,最终被表哥摁在了树下。炎夏,两颗火热的心和身很快搅和到了一处。

  等事毕,文染哭哭啼啼,“表哥,你这样坏,岂不是逼死我。你明明有了婚约,为何又强迫我。”说着,就要跑开,却因身子刚刚被蹂.躏过了,又倒在表哥怀里。

  看着表妹梨花带雨哭得可怜,穆二心好痛。“染染,莫怕,我心里只有你,这一辈子也只爱你一个。那个段瑜,连你一个小手指头都不如。我明天就禀报母亲,将咱们好事给办了。”

  文染流泪:“表哥,我这等身份,哪里配得上你。何况,即使姨母同意我嫁给你,姨夫也未必肯。我也是好人家女儿,若是当妾,还不如去死。”

  她是真担心,侯爷虽然大本事没有,却很爱面子,定不会让人说他背信弃义,欺负一个孤女。说不得,只会让她当妾室。

  穆二最怕表妹哭,抱着安慰:“你放心,我宁愿以死相逼,定让你明媒正娶。”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opyright http://www.lclxg.com 牵手小说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转载中的书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本站提倡创建绿色网络文学环境,如果转载的书本中出现了淫秽,反动,低俗信息,如有发现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