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戏说现代

作者: 玉秋鲤| 分类:历史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番外四 戏说现代

  李教授一说了下课,俞怎生就飞速的收拾东西。

  李教授这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呢,就见不肖徒弟已经打开了教室门,他一眼瞪过去,俞怎生这才挤出一个谄媚的笑脸,把迈出去的前腿收回来,后腿又往后退了一大步,做了个“您先请”的姿势。

  这么一耽搁,过来找茬的聂墨也到了。

  他斜斜的靠在教室走廊对面的柱子上,眼神儿相当的“不善”。

  俞怎生看见他心中颤颤,过了很久,才把脑子里头扭头回去从教室翻窗户逃走的念头拍飞。聂墨身边已经围了不少师弟师妹,他是教授的助理,有时候甚至要代替教授给大家讲课,自然,考试出题的任务也是他的,比起又老又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教授,年轻人们自然还是喜欢年轻有为的助理师

  兄的。

  “你们下一节没课了是不是?我今儿有事呢!”聂墨盯着俞怎生心不在焉的对过来打探期末考的众人说道。

  “师哥,好师哥了,多少透露点嘛~”有漂亮又娇媚的小师妹撒娇……

  聂墨充耳不闻,“划重点的事是教授说了算,不过试题从不从重点里头出,是我说了算。”也就是说,就算教授划了重点,但他出题也是看心情来。

  众人一阵卧槽。

  聂墨的耐心告罄,“行了,都散了吧!”

  大家见他脸黑,也不敢深入勾搭,只好依依不舍,流连忘返,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俞怎生才磨磨蹭蹭的出来。

  聂墨了解她好面子的属性,虽然现在心情极度糟糕,也默默的忍了。

  但是,能忍的他忍,不能忍的,坚决不忍。

  譬如他在实验室奋斗了三天两夜,才灰头土脸的出来,就听他大哥幸灾乐祸的问他是不是失恋了。

  聂墨是老二,他就是想抱怨他爹没遵守计划生育也没资格。

  但是有个专注扯你后腿的兄弟,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心塞。

  所以,他听了聂润的话,默默的脱下鞋子,然后脱下好久没洗已经粘到脚上的臭袜子,趁聂润不注意,塞到他嘴里。

  处理了糟心的老大,再过来找可恶的俞怎生。

  “说吧!你什么时候跟我分手的?我进实验室的事也跟你报备过了,这才过了几天,你就跟人说咱俩分手了?”

  “我,我给你发消息了……”俞怎生没有底气,垂头嗫嚅。

  聂墨摸出裤兜里头的手机,短信微信邮箱看了一个遍,才在QQ里头找到俞怎生发的一个“拜拜”的表情。

  将手机面向怎生,问道:“这就是你对我说的分手?”

  怎生看了上头那个小黄脸默默的举着右手,眼眶一红,连忙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聂墨的心情……

  屁的心情啊!

  不,他还不如一个屁呢,放个屁还能闻闻味道呢!

  “走吧,先去吃饭再说。”他叹息,遇上这傻熊自己有气也发不出来。

  见她还犹豫,继续道,“我在实验室泡了三天方便面,实在受够了。”

  怎生本来是觉得既然都提分手了,那就不要一起吃饭了,可一听聂墨这么说,立即心疼了,乖乖的跟了他后头往学校外头的餐馆走去。

  聂墨选了一家平日不常来的,要了一个单间,等怎生坐下,立即坐到她身边,明明有好多位子,偏要挤着坐。

  没等怎生不自在就拍了拍带单,闭着眼道:“你点菜。”

  一个个菜名报出来,他的心总算放回肚子里。

  她点的都是平日里头他喜欢吃的。

  一个女人要是绝情起来,是不会在乎男人爱吃什么的。

  “要两瓶啤酒。”怎生最后道。

  聂墨睁开眼看她。

  黑曜石的眸子如璀璨星空。

  怎生微微尴尬,不知道是对他还是对服务员解释了一句,“喝一点解解乏……”

  聂墨就勾了唇笑。

  等服务员走了,他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趁着上菜的空档先压着她亲了个遍。

  怎生的脸比盘子里头的龙虾还要红。

  分手的事自然无疾而终。

  宋席姳听说闺女分手又复合,讽刺的笑话俞虹生,“早说了,她分手不会超过三天……”

  俞虹生气得踹墙,跟人商业谈判的时候,在商定好的价格上又提高了五个点,把对方的男经理气得眉头差点成了直角。

  过了很久,聂墨跟怎生两个人都已经结婚了,聂墨才想起问她,“当初想分手,怎么连说一句,打个电话都不敢?”

  怎生怔了一下,想起那时候的心情,抿了唇过了好久才道,“不舍得。”

  不舍得说出分手。想起中学那会儿,为了见在异地求学的他,小心翼翼的花用了大半年的储蓄,买了漂亮衣裳,买了车票,站了几乎二十四个小时才到了他所在的城市……那二十四小时里头,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他,她

  珍惜他,何尝不是珍惜自己?

  所以当有人唱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时候,她的心情总是难过居多。初恋的那种患得患失,那种小心翼翼,那种暧昧心动,那种无法言语的欢喜,都是青春里头最珍贵的情感,多少年之后仍旧如保存完好的干花,散发出浓郁的青春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