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十六 上古遗文,梦回前世

作者: 烟酒妄言| 分类:玄幻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诉命一脉祖师,伏羲氏起,便相信这世上有轮回。”

  “天地分阴阳,是为平衡。”

  “天地有轮回,亦是为平衡。”

  “伏羲氏卜算天地,故而推算出这天地所在维持的,正是平衡!”

  风槜未注意张溪云异样的神色,还在继续道:“天地该有轮回,故此上古才有天地灵元的枯竭与回朔,修士吸纳天地灵元,但天地灵元难道又当真无穷无尽?”

  “轮回,便是天地平衡一切的根本,轮回便是将修士吸纳的天地灵元重归天地所有。”

  说到此处,风槜兀自摇了摇头,道:“唉,其实这一切我亦是只知道皮毛,我一生所寻,便是这个真相”

  风槜抬头,眼中有萦绕千年的疑惑,“若真是这般,那与天地同寿的圣人又如何平衡?难道那中古断层消失的真相,便是天地平衡之局,只为灭圣?”

  张溪云在一旁听着,像是听到这世间最大的秘密一般,汗流浃背,却又不得不问道:“师傅您方才为何说我便是轮回最好的证明?”

  风槜回过身来,面向他道:“我之所以会这般说,便是因为你生而知之,对那上古遗文不学而能!”

  “中古覆灭之前,诉命一脉修士为存下火种,竟做出违逆天地平衡的逆天之举,诉命一脉修士以先天八卦之术,牵引出一丝天地因果,更借此寻到一丝轮回的痕迹!”

  “当时诉命一脉的修士们,做了一个尝试,他们将上古文字的记忆化作一缕因果,沟通轮回痕迹,将之打入其中!”

  “但未待他们做更多事情,便迎来了中古的覆灭”

  “之后诉命一脉果然受了天谴,那场中古诸圣最终博弈之战,战场便是诉命一脉祖地!”

  “而诉命一脉所有根基法门,皆随着那场战争一起尽数湮灭于历史尘埃之中。【愛↑去△小↓說△網w qu 】”

  听到此处,张溪云终是听懂了,小心问道:“师傅您的意思是我之所以生而知之,便是因为在轮回中传承了于中古时被诉命一脉先辈们打入轮回之中的上古遗文记忆!?”

  风槜望着他一笑,终是点了头。

  好嘛,越来越玄乎了,其实自己认得这商文,完全是因上一世喜好历史所学,又因莫名其妙转世还没喝孟婆汤导致,现在却又牵涉到了什么中古时的因果!

  不过此刻他又有疑问涌上心头,“那师傅您既然继承了诉命一脉,自然也该是传承了这上古遗文记忆,难道便不能将其写出来教给师兄师姐吗?”

  风槜失笑,摇头道:“你难道以为中古诉命一脉修士便仅是将上古遗文化作了一团记忆?”

  张溪云疑惑,“难道还有别的?”

  “自然不是这么简单,我说过了,诉命一脉的修士是将其化作一缕因果,而最重要的亦是这所谓的因果。”

  “这因果便等同于择徒,你可懂?”

  “师傅的意思,这因果不是随意在轮回中找到宿主,它要寻与诉命一脉有缘,适合修行诉命一脉法门之人?”张溪云像是明白了。

  风槜赞许地点头道:“不错,中古诉命一脉诸修推算到大劫将至,诉命一脉恐会从此断了传承,才不惜以此留下火种,为的便是寻到诉命一脉的传承者,而你便是因果在轮回中寻到的人!”

  “得到了中古诸修认可之人,方有资格继承诉命一脉!”

  张溪云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师傅说自己是因果寻到的人,但未说他自己是否也是因果寻到的人!

  还有极其矛盾的一点,如果诉命一脉修行之法在中古便已尽数遗失,那师傅即使得到了因果认可,他的诉命一脉修行之法,又是谁教的?

  张溪云试探地问道:“师傅,那溪云即便继承了诉命一脉,若日后再未有人得因果承认,或是待溪云寿元尽后,方有人得了因果承认,那无我传授诉命一脉修行法门,岂不是依旧断了传承?”

  “不会了不会再有人得因果承认了,因为这传承因果便只有一份,你得了,便再没了”

  “中古诉命诸修深感诉命之法触怒天地,打入轮回的因果便只有那一缕,更定下规矩,日后诉命一脉,一人传一人,一代只一人!”

  “而到了你这一代,日后,你可自寻择一徒,授他上古遗文,教他修行法门”

  说罢,风槜却是又望向张溪云,道:“其实你想问的,本不是这些吧?”

  张溪云尴尬地摸了摸头,又听风槜道:“你是否想问为师怎会知道这些,而那因果只有一份,更无修行法门,我却又如何知道这么多?还懂得遗失的诉命一脉修行法门?”

  “你疑惑为师的身份?”

  张溪云点头,答道:“请师傅恕溪云无礼,但溪云实在想不通为何师傅会传承了诉命一脉,又为何您要苦苦等待被因果承认之人,方肯传下诉命之法”

  “我知道你困惑于为师的身份,但这些事情,如今告诉你亦不过是徒增烦恼,待以后,为师一定会告诉你”

  风槜转过身去,“好了,你那么多疑问还是留待该知晓之时再说罢,现在,为师便要正式传你诉命一脉修行法门!”

  张溪云点头,随即朝风槜跪下,道:“弟子张溪云,请师尊传法!”

  风槜回过身来,低头望着张溪云,道:“诉命,基于先天八卦,而先天八卦则由修士借诉命一脉根基法门,去破阴阳十六门而生于识海,今日我便先让你感受这算尽前生后世之法!”

  他走至张溪云身前,抬手轻轻抚在张溪云头顶。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待风槜将手拿开时,张溪云忽然感觉到一阵晕眩。

  传说人死前,这一生的经历便会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环绕,而如今的张溪云正是这种感觉。

  他望见了五指山、关城,然后是清云梯,他甚至望见了邺城,望见了那一袭素色长裳,望见了父母的笑脸。

  然后脑海中的画面一片漆黑,过了半晌后,他才又觉得眼前亮起了光芒。

  他望见了上一世九岁的自己,被姑父姑妈领回家。

  接着他望见自己上学时的一幕幕经历。

  直到

  他望见了骊山秦皇陵!

  那个突然出现的山洞,他望见了紫色巨剑。

  他听清了拔剑时耳边响起的空寂女音!

  “数万载的岁月无悔!”

  一旁的风槜突然皱起眉头,轻疑一声。

  张溪云体内,识海中的紫色巨剑忽然盛放紫光。

  而还沉浸在诉命之法中的张溪云。

  他再次见到了山洞尽头的那道石门!石门缓缓开启!

  镶嵌有夜明珠的长廊、无尽的石俑、汹涌的水银长河!

  “啊——”跪在风槜身前的张溪云突然失声大喊,身上尽是汗水。

  尽头一座暗红宫殿,牌匾上有着让人胆寒的“阴曹殿”三字!

  他望见了

  真龙拉棺!

  凤凰盘旋!

  麒麟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