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动手打人

作者: 夜小暖| 分类:历史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就是那个所谓的二少爷。

  穿着浓绿色的锦袍,腰束红色的腰带,腰带下面坠着好几个玉坠,叮叮当当作响。

  这种搭配,把他的俊秀面孔生生给衬出几分俗气。

  这是君家二房的庶子,君子棠。

  阮明心眸光骤寒。

  刚才表哥如果摔到,先不说会摔疼的事情,光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终将会成为将来的一个笑柄。

  凤准的脸色有些青白。

  一瞬间两方人马就对峙了起来。

  “这里是二爷我的地盘,谁准你让这个外人住的!”那位二少爷明则对管家发火,实为嘲讽凤准为外人。

  管家也是虽然低调,但是却是不卑不亢,“二少爷,这是老夫人吩咐下来的,奴才也是奉命行事,还请您与众位公子暂居东西厢房。”

  今日里,是两位公子同时要入住山庄。

  “老东西,没看见我们这么多人吗?两个厢房哪够住!让这废物将主院腾出来,把他们两个塞到西厢房去!”那位二少爷喝道。

  “啪!”

  一个巴掌狠狠扇了上来。

  “嘶!”

  “你说谁是废物!”

  那位二少爷捂着左脸不敢置信。

  那一巴掌落得太快,谁也没有看清楚就被打了。

  周围都是吸气声,都是那位二爷带了的狐朋狗友发出来的,赶忙上前叫唤“子棠兄你没事吧!”那明褒暗贬的声音中不发灾乐祸。

  君子棠就更气愤了。

  他两肩膀一扭甩开左右拉他的朋友,狠狠地看着阮明心:“我就说他是废物!”

  尤显不够,还准们跑到凤准的面前大叫:“废物废物废物废物……”

  风准的脸色有些苍白,他自然知道这是谁的。是二舅家的庶子,行二,一向为长辈不喜。

  “不准再骂!”阮明心眉头微拧,眸光一寒,一把推开他。

  “还有你!”

  “你竟然还敢动手,小爷今天不收拾老子就不姓君!”君子棠大吼道,反手就要去甩阮明心巴掌。

  但是,凤准的轮椅却突然挡在了阮明心前面。

  “你起来,再不松开小爷连你一块儿打!”君子棠挣扎。

  “心儿表妹年幼,二表哥看在我的面上不要和表妹一般计较……”凤准淡淡说道,没有让开的意思,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却再度激怒了君家这个蛮横的庶子。

  “呵,你的面子,我凭什么看你的面子。西厢房哪里够。”君子棠眉头一横:“除非你现在就给我下跪磕头认错,否则……”

  他凝视着阮明心的方向,放着狠话:“休想我我放过她。”

  主子们的事情,管家没有劝说。

  君子棠和他带来的那几个世家子就洋洋得意地笑着看笑话。

  “好啊,我也想看看你怎么不放过我?”阮明心冷冷一笑,按住了想要起身的表哥,对着表哥轻轻摇了摇头。

  她没想让表哥这样难做的,真的。

  她刚才那么冲动动手打人,是因为君子棠她还有些印象的,只是万万没想到他小的时候竟然是一个无赖混混属性。

  “小丫头你别以为你跟着这个废物就了不起,告诉你……”君子棠还没有说完。

  阮明心的脸上再度出现厉色:“江嬷嬷,掌嘴!”

  她这次没有自己出手。

  只见身边一阵风掠过,接着,是“啪”的一声重重巴掌响。

  君子棠的另一边脸,也肿了。

  “你竟然敢……”君子棠被打蒙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挨打,这么狠的打。

  “我就是敢!”阮明心抬着小腿往前一迈,眉目凛然,气质冷冽:“我都敢直接告御状滚钉板,你说我敢不敢打你一个竟然敢口出妄言试图害我家表哥的庶子!”

  她这话说的犀利。

  君子棠和那些人顿时一惊,阮明心的事情已经是京城皆知,谁也没想到就是面前的这个孩子。

  没错,看上去就是个孩子。

  身量不高。

  长的不壮。

  甚至,还只是垂髫之年。

  但是那张小小的面孔,已经初露绝色的端倪。

  更让人侧目的,是她的气势,站在那里,竟然生生压住了君子棠。

  “谁要害你家表哥了!”君子棠的那些狐朋狗友有人禁不住辩解道。

  尚书府家的嫡长女。

  将军府的外孙女。

  大剑师的徒弟。

  前阵子传闻的天命贵女,现在,就在他们的面前。

  阮明心却仍是一脸淡定:“难道不是他吗?!我表哥身子已经好转,君子棠你是什么身份竟然也敢让大将军府的小将军给你下跪,你凭的是什么倚仗竟敢如此大胆!”

  “而且还说我表哥是废物,你这是针对我表哥还是针对将军府还是针对我外公家血战沙场的那些儿郎?!我表哥才华内蕴,智谋天成,你这是诅咒我表哥出事是吗?!”

  江嬷嬷此时已经退了回来,李嬷嬷也走上来,两人一边一个拉起阮明心的销售。

  阮明心拉着两位嬷嬷那粗糙的大掌,两位嬷嬷虎口硬硬的老茧磨得她小手生疼生疼,此时却觉得这茧是这世上最可靠的东西。

  凤准表哥跟这个君子棠有亲缘关系,她可不是。

  敢说她阮明心的家人,她绝对不允!

  君子棠最恨的就是别人总是提及他庶子的出身,此时一听更是气急败坏:“废物废物废物!”

  他说着狠狠瞪向凤准坐在轮椅上的双腿,“你说你光长条腿站都站不起来,还做什么人!”

  凤准的脸色一白。

  他还嫌不过瘾地咬牙切齿狠狠地骂道:“还将军,一个瘸子做什么将军。哎,你们听说过从古至今可是有那个瘸子做了将军的?”

  他吆喝着他那群狐朋狗友一起嘲笑道。

  “没——有——”

  他那群朋友也很给力,齐声声地答道,还三三俩俩的数落列举这那些有名的将军都是如何的矫健英姿,英勇善战。

  阮明心就心疼的看着那个轮椅上的男孩子故作无所谓的样子对着她笑,而握着轮椅手柄的那双雪白的修长的小手,根骨分明,手背上凸起的青筋要突破表面的皮肤一样紧绷。

  “笑什么笑,一群没见识的东西,想必你们每天也就做点东游西逛像女人一样说三道四的事情!”

  “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司马迁受腐刑而著《史记》,你们凭什么以为身有疾而心亦会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