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千手小说 www.lclxg.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 168 章

  “做什么。”徐五有些冷淡地说道,“这几个,都是太皇太后赏下来的,自然日后该是我的侍妾,前儿与公主新婚不好提,如今,正该给她们一个正经的名分。”

  “表哥!”

  “日后公主,若是伤到了她们,就是在与太皇太后过不去,只怕会有宫中的申斥。”徐五不爱跟这个竟然还敢用一脸伤心看着自己的表妹说话了。

  因为她,自己遭了多大的罪,她究竟知不知道?

  徐家将有何等变故,她知不知道?!

  徐家在京中如今很是艰难,处处有人与之作对,行事都要谨慎再谨慎。南阳公主不得宠,连他这个驸马都大打折扣。

  从前秦国公主的驸马,还未成亲,就得一等子的爵位,升官发财,春风得意,举京侧目!

  不说他,就是福寿长公主的那个傻乎乎的驸马,女人似的,如今没有实权,却也有一个三等子的爵位,天天在家吃皇粮,出门都不被人小看的。如今换了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不说,还屡屡叫京中看自己的笑话,这换了谁都受不了好吧?

  想到了这些,又有郑王今日冰冷的模样,徐五的心就硬了,看着这个完全没有给自己带来实惠的表妹,冷冷地说道,“公主不叫我入房,难道就叫我一个人守着?!”

  最叫他惊疑不定的就是这个了。

  八公主的样子很有些古怪,难道真的如京中流言,当日她与凤桐……

  看到徐五一双充满了疑虑的眼睛,八公主心中惊惧万分。

  “表哥,你我之间,怎么能有这些女人?!”目光落在了那些姬妾上,八公主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只含泪看着徐五,轻声道,“你不是说,你的心里只喜欢我么?”

  “我喜欢公主,可是公主叫我失望。”徐五淡淡地说道,“你把我当个奴才使唤,如今,我不爱侍候了,怎么了?”

  他讥笑道,“这些也是我心爱的人,若是公主贤良,日后,做个好姐妹吧。”说罢,便笑道,“从前,公主不是很觉得我在外的名声不错么,这就是我平日的行事,公主看不惯,我也没有法子,只求圣人和离也就是了。”他早就不想娶她了,不是圣人不准,他何必这样娶一个没用的公主呢?

  “你!”八公主看见了这人一双无情无义的眼,再也装不住伤心了,只大怒道,“你这般行事,我日后还如何在京中立足?!”几个皇姐身边都没有妾,她的驸马竟纳了这么多,这传出去,不是叫人笑话?!

  八公主是不肯叫人笑话的,横眉立目地说道,“你敢纳,我就敢杀!”

  “疯婆子!”徐五也受不了了,眼见八公主竟然一脸杀气地拔剑就要追杀自己的爱妾,顿时也恼怒起来。他是个男子,不做小伏低,八公主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只几下就被夺了剑,被徐五推倒在地,听见那几个姬妾幸灾乐祸的笑声,八公主只大哭着看着徐五带着这几个妾扬长而去,又见身边的宫人竟然不敢出来阻止,又伏在地上大哭失声,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一脸狰狞地爬起来,飞快地扑到了桌上写信。

  这信送出去,不大一会儿,就有一个模样还有些稚嫩的少年过来了。

  这个正是三皇子,因被八公主请来,此时只急忙问道,“八姑姑是有事传我?”

  “你准备多久了?!怎么还不成事?!”八公主忍不住了,此时有些愤怒地说道。

  三皇子如今不想走什么铁杵磨成针了,那傻子都知道不现实。圣人独宠皇后,偏爱太子,庶子上位简直就跟做梦一样,如今唯一的想法就是清君侧了。

  虽然城中禁卫都在城阳伯手中,可是三皇子也想好了,只要有一场混乱,少少的精锐兵马猝不及防冲击内城后宫,抓住其中的一个两个,如太皇太后,到时的问题就不大了。

  因这个,八公主也询问过从前对大位很有想法的凤桐,凤桐也觉得这主意很有创新性,值得一试,就见姑侄两个信心大增,这其中三皇子隐蔽地得到了一个少有人知的铁矿,打造了不少的兵器盔甲放在了各自的府中,作为彼此互不背叛的证据。

  毕竟谁敢告发,自己也是跑不了的。

  谋逆可是大罪,不是一般人认罪了就能被赦免的。

  “京中如今被守得跟铁桶似的。”三皇子为难地说道。

  “废物!”八公主在原地转了转,只冷冷地说道,“赶紧找时间,直接动手!”见三皇子的脸上露出兴奋又有些迟疑,她便不客气地说道,“如今太子越发稳固,你若是还不成事,日后清了君侧,也会艰难的。”

  清君侧,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肃王府一家,八公主对这等作为宗室,却敢与皇女相争的王府一点儿好感都没有,此时咬着牙说道,“至于旁人,本宫只留着他们的一条命,也就罢了!”

  她要太皇太后活着,活着看着她风光得意,看着太皇太后痛苦。

  等她风光起来,她的驸马,自然就不敢再这样与她争执,驸马身边的妖精们,她要活撸了她们的皮!

  至于阿元,她也不会轻易地叫她死了。她不是风光么?到时候,她就把这皇姐送到教坊去,叫她日日在男人的面前卖笑!到时候,她就叫许多的男人受用她,叫她的那个驸马天天地看着,叫这两个敢与她作对,叫她痛苦了许多年的贱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到阿元日后痛苦的样子,八公主的眼里就生出了兴奋来。

  目中闪过一丝怨毒,她便转头与三皇子吩咐道,“你的那个侧妃,叫她回闵家去!闵家与湛家是姻亲,必然能叫她问出些什么来。”

  “她……”三皇子却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她已经回去过,只是连门都不叫进,我实在是……”

  宋月完全没有用,就叫三皇子觉得吃了大亏了,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受了圣人的骂不说,还叫闵尚书对自己起了怨恨之心,想了这个三皇子就恨得厉害,平日里对宋月并不和气,如今那宋月卧病只剩了一口气儿了,他也不愿意使唤着么一个女人,见八公主愤愤,他急忙说道,“我筹备几日,必然尽快发动。”

  “过几日,是圣人的圣寿,那日京中必然空虚。”八公主目光一闪,慢慢地说道,“只要能混入宫中,到时候就是我们说了算了!”

  三皇子果然目中一亮,飞快地点了头去了。

  八公主定下了大计,虽日日看着徐五左拥右抱风流快活,心中怨恨到了极点,却还是艰难地忍住了,只见外地频繁有地方官员入京等着为圣人贺寿,自己便在心中暗暗等待。

  这一天夜里,八公主睡得正好,就听府中突然传来了喧哗之声,心中诧异起身,一出来就见火光冲天,竟是一股大火在府中升腾,虽有不知多少的下人在救火,然而火势却十分迅猛,眼瞅着自己的公主府被烧得面目全非,八公主正在愤怒,就听见外头有兵甲之声,她本就心虚,此时却见一队甲士冲进来,眼瞅着这是巡城的兵将,八公主的目光落在了前头那个咋咋呼呼四处乱跳叫救火的青年的脸上,不知为何,竟是心中一寒。

  这青年她认识,可不就是当日见了凤桐丑态的那个恭顺王府的凤城么!

  因那一次的缘故,八公主一直都觉得这凤城与自己八字不合,此时见了他,顿时怒声道,“你来做什么!”

  “八皇妹,你府里这么大的火,哥哥我今日巡城,可不是得来瞧瞧?烧了你事儿小,这大半夜的惊动了京里的贵人,可就是大了,对不对?”

  凤城对八公主没有什么敬意,此时笑嘻嘻地说完,见八公主涨红了脸,却什么都不再说,只挥手道,“救火!”却见这群兵士猛地扑入了公主府的四处,一边扑火一边到处乱窜,正叫八公主觉得这很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却听见其中一个突然喊道,“大人,这里不对!”

  八公主浑身都觉得发冷。

  凤城笑呵呵地看了她一眼,带着人就往那处走。

  他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是八公主府的火气势汹汹,实在突兀,就叫他心中生出了疑惑来。

  左右不过是救火,无事也就罢了,若是有什么发现……莫非他还能再升一次官儿?

  干劲儿十足的凤城顿时精神抖擞,却见自己的手下此时对着的竟是八公主本院后头一排黑暗的屋舍,这还看不出什么,然而当凤城目光落在了一处,脸上就露出了笑意。

  那是半只制式弓弩,埋在了树丛里,探出了半只银光冰冷的锋芒。

  八公主惊恐地看着那弓弩,一时竟不敢说话。

  她来了这么多次,竟然都没有发现,当日运送这些兵器的时候,竟然还有遗落之物,况这遗落的东西,竟然这么明晃晃地在树丛里也没有人发现!

  “这里面是什么?”凤城指着那些屋舍问道。

  八公主苍白的脸已经很能代表一切了,凤城眯着眼睛看着她,什么都不说,只厉声命人开了这些房间,之后,凤城竟是不进反退,飞快地退到了八公主的身边,一剑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笑呵呵地说道,“窝藏兵器,八皇妹,你这是要谋逆么?!”

  见了八公主说不出话来,凤城暗地里抹了一把汗,只示意八公主别动,这才和气地说道,”哥哥我摊上大事儿了,那什么,这公主府不敢待,又恐死在这儿,要不,八皇妹送送咱们?”

  八公主若是狠下心来杀人灭口,最后把人往火坑里一丢,说他烧死了,这个可就很冤枉了。

  脸上带笑,眼睛里却没有半点儿笑意的凤城,只命手下去通报五城兵马司,眼瞅着大队的兵将围住了南阳公主府,这才抓着八公主就往宫中去,才走到一半儿就退了回来。

  此时的宫外,竟然还有起码三百人穿着兵甲,手持兵器在与宫中禁卫交战。

  赫然是见南阳公主府火起,心中害怕骤然起事的三皇子!

  阿元被阿容推醒,听到城中有兵戈之声时顿时受了惊,她没有想到还真的敢有人在京中生事。听见外头有动静,她急忙与阿容穿了衣裳出来,赶到了城阳伯夫人的屋里一看,却见婆婆正端坐不动,安静地与家中的女眷说话,见了阿元与阿容过来,不由含笑道,“别慌,你们父亲在宫里呢,不必担心。至于咱们府里……”她笑笑,温和地说道,“有阿怀与阿同在,不是数百人一同攻来,便无碍。”

  此时阿元鄙夷地看了看手无缚鸡之力的阿容,哼了两声,这才与城阳伯夫人皱眉道,“外头杀声怎么这么大?”

  “是咱们府里自己的人在震慑宵小。”城阳伯夫人耐心地说道,“乱一起,牛鬼蛇神都出来了,为恐有人浑水摸鱼,戒备些比较好。”

  府中人如今不知道外头究竟如何,只安静地在屋里一同等待,然而时候并不长,就听外头偃旗息鼓,许久之后,就有人冲进来禀告道,“宫里来人了,说三皇子与南阳公主谋逆,谋逆之人已经全部被羁押,伯爷无事,如今镇守宫中,只圣人命公主尽快进宫。”

  “命我进宫做什么?”阿元诧异道。

  “几位王爷公主都进宫了,仿佛是要会审。”这人急忙说道。

  阿元眼角跳了跳。

  什么会审,看起来,这是圣人终于被她这皇妹与侄儿戳到了底线,要杀人了。

  古往今来,帝王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谋逆。

  不过圣人怕是觉得不好与太上皇交代,因此方才捆上了兄弟姐妹。

  想到这其中并没有什么,阿元只转头安慰了城阳伯夫人,握了握阿容的手,这才进宫。

  行到宫门,她就见着已经发黑的血水铺了宫门一地,厚厚的带着腥甜的气息,不知这一次死了多少的人,她心中也觉得唏嘘,只放了帘子不看这些,一路入了宫中,还未到大殿,就听见里头有少年的哭嚎请罪,进入其中一看,就见三皇子此时被捆得跟粽子似的,跪在一脸痛心的圣人的面前哭着请罪,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她还记得这个孩子,小小的时候,喜欢摇摇摆摆地跟在她的身后在太子宫里玩耍,姑姑姑姑地叫个不停。

  什么时候他变成了这个模样?

  皇位真的就那么好?

  为了皇位,什么感情都能舍弃?

  阿元是真的疲惫了,哪怕这次的算计出自她的手里,可是她也没有力气再说别的了,此时坐在了一脸镇定的五公主的身边,看着这皇姐虽然怀着孩子,可是却依旧一脸镇定,看着哭着的三皇子完全没有动容的模样,她才真的明白,哪怕她做了公主,可是却还是真的与真正的公主不一样的。

  她或许,有些太软弱。

  五公主见了她目光暗淡,脸上不由生出了怜惜来,握了握她的手,低声说道,“不是你软弱,而是,”她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说道,“而是我最喜欢你的,就是你的心软。”

  在宫里磨硬的心,只有看着这个快快乐乐,觉得自己是一只狼崽子,其实却是连只爪子都没长全的小猫仔儿的小姑娘,五公主就觉得自己其实生就了一颗冷酷的心,却可以欢喜地长大,都是因有了阿元的陪伴。

  “我心里难过。”送侄儿去死,阿元心里不知是个什么心情。

  “是他自己的错,本就与我们无关。难道是咱们命他谋夺皇位?”五公主摸着阿元的头发轻声说道,“从他攻击皇宫,他就舍弃了我们。”所以这一次,圣人虽然心疼儿子,却也不会放过他了。

  果然,圣人只是垂头看着这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下气的儿子,许久之后,冷淡地问道,“你认罪不认罪?”

  “父皇……”三皇子哭着唤道。

  “朕自认待你不薄。”圣人淡淡地说道,“能给你的,朕都给了你。不能给你的,那就不是你的,朕以为你该明白。太子……”他低声说道,“朕一直在看着他,看着他待你们手足情深,不管心里如何,可是他愿意好好待你们,这就够了。”

  圣人闭了闭眼,眼角有些跳动,声音变得冰冷了起来,沉声道,“看在朕,太子对你们颇多容忍,这因为他在乎你们这些弟弟!可是你们怎么做的?!嗯?!皇长孙!真以为朕是傻瓜?!朕只是不想跟你们说明白!”

  说到最后,圣人的声音锐利了起来。

  “还有你!”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圣人总念他的好,然而面对另一个,圣人的目光就冰冷厌恶了起来,低声说道,“你从小,朕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安分的人!整日里争宠跋扈,朕因你是妹妹,虽不喜你,却都忍了,可是你做了什么?!你毁了朕的儿子!你叫他谋逆!你逼着朕要杀自己的儿子!”

  他舍不得把罪名都加诸在儿子的身上,因此在他的眼里,八公主就是带坏了儿子的罪魁祸首,此时想到不是她,自己或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会要在自己的手上染上儿子的血,圣人就恨八公主欲狂。

  虎毒不食子!

  “皇兄不必说得这样好听!”八公主此时脸色苍白地抬头,冷笑道,“皇兄早就烦了我,何必说的这么好听?你的心里,那几个才是你的妹妹!你和气温柔,什么都答应,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她尖叫道,“在你的心里,我甚至比不上一个宗室女!”

  见圣人看她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八公主只抬头大笑道,“皇兄假仁假义,装着对我很好,可是有什么好处?!我只问你,若我是你心爱的妹妹,今日犯了错,你会如何?!”

  圣人沉默了。

  若是阿元谋逆,他真的舍得杀掉这个妹妹么?

  八公主或许说得对,他大抵偏心,就算阿元谋逆,他也不会杀她。

  “朕心爱的妹妹,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圣人顿了顿,方才淡淡地说道。

  “皇兄你瞧瞧,你舍不得。”八公主只讽刺地看着他,低声说道,“我告诉你,若是她!”她指了指一侧撑着头不看自己的阿元,满脸怨毒地说道,“你只会当做不知道,把罪都推到旁人的身上去!你得把她摘出来,摘得干干净净的,哪怕是日后困着她永远不能出宫呢,你也能保住她的命,叫她在你安置的一寸天地里活的开开心心的!”

  见圣人脸色变了,她只怨恨地说道,“所以,别用这种伤心的模样看我,你现在一点儿都不伤心,相反,你看着我终于能死,该心里很开心才对!”

  “放肆!”郑王大怒,在一旁拍案道,“你谋逆,难道还有理?!”

  “我只与你说,”阿元有些虚弱地在一旁轻声说道,“皇兄们从小,待你我并无不同。你还记得咱们留头后的第一次花朝节?”

  见八公主一脸迷茫,显然早就忘了,阿元只觉得难过,低声说道,“郑王兄给咱们送了一样儿的花型的簪子,诚王兄赶着命人做了漂亮的玉鞋,太子……二皇兄给咱们送了很漂亮的衣裳,辉煌灿烂,就像云霞一样美丽柔软,我满心的欢喜,受宠若惊,可是你却哭着说不好看。”

  那或许就是姐妹们分歧的开始。

  阿元一直都记得自己是宗室女,因此得到了皇子们的善意,很快活也很不安,一个一个地亲口感谢皇兄们对自己的心意,满足得仿佛得到了世界一样。可是八公主却觉得那是应该的。那是她的同胞的兄长,只用这点儿她不喜欢的东西,叫她觉得是被皇兄们无视了。

  “你也不会知道,皇兄们在前朝劳神,还能够记起两个小姑娘的花朝,是很难得的。”阿元轻声说道。

  八公主的眼里恍惚了一瞬,之后却变得尖锐了起来,冷笑道,“如今你说这些,不就是在拿我做比,讨好他们?你惯会这么做的,只他们这群瞎了眼的,才会觉得你好,觉你你贴心!”

  “我只说我的心里话。”阿元见她讥讽自己,只闭目道,“我从来不想与你相争,只是似乎是缘分,咱们永远都在一处做对比。”从当年的徐妃要踩着自己捧起八公主,仿佛就注定了她们要走上争夺的路,争夺长辈的宠爱,争夺这皇城内外,被人尊重的那个地位。

  “不要与她说这么多,不过是贪心不足罢了。”后宫里被忽视的皇女多了去了。当初的三公主,后头的九公主,可是真正心性纯良的人,总会往好的地方过,把日子过的欢喜起来,八公主抱着怨恨过日子,还想把这些推到别人的身上,实在叫五公主不耻,见阿元闭上眼睛不说话了,五公主只仰着头说道,“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与你说别的,只问今日,你是不是图谋不轨?!”

  “圣人身边有你们这群歹毒的人,本宫清君侧,怎么了?”八公主冷笑道。

  “清君侧!”五公主气笑了,冷冷地说道,“原来,本宫倒成了奸佞了!”

  果然三公主与四公主看向八公主的目光也很不好了。

  这两位年长的公主,虽然没有格外得宠,然而也过得很好,八公主清君侧不要紧,这捧了三皇子上位,瞧着这模样,是不大能够叫她们如眼前这样自在的。

  “不要说了。”圣人只看着八公主振振有词,想到太皇太后这一次听见三皇子谋逆就病倒了,顿时心中便硬起来,沉声说道,“不知悔改,既如此,朕与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三皇子已经吓傻了。

  “三皇子南阳公主谋逆……”圣人轻声道,“命自裁。”

  “父皇!”三皇子哀叫了一声,连方才很强硬的八公主也颓然地跌坐在了地上。

  “只诛首恶,余者贬为庶人吧。”圣人本不愿牵连太广,此时说了这些,再也不想看眼前的妹妹与儿子,只扶了一直在沉默的皇后踉跄地走了。

  余下诸王与诸公主,就眼看着三皇子与八公主不肯就死,被灌下了鸩酒,阿元看着八公主再也撑不住方才的傲然,大哭大闹,挣扎了许久,最后瞪着一双眼睛倒在了地上,心中竟不知是一种难过,还是终于可以摆脱她的轻松。

  “与三皇兄说,他好妹妹死了。”阿元就吩咐一侧的宫人,与凤桐传信。

  凤桐心心念念坑死八公主,如今心愿得偿,想必会很欢喜,可是却切记乐极生悲的道理。

  五公主自然知道这其中之事,闻言目中就闪过一丝晦暗。

  凤桐虽然如今不能翻身,可是却还是叫人忌惮。

  一夜□□,待外头传出话来的时候,三皇子与八公主已经死透了,圣人不肯叫谋逆之人入皇陵,只命在另一处安葬了这两人。

  阿元也不回府,只在宫中侍奉病倒了的太皇太后,其间就听说八公主的死讯传到南阳公主府,徐太贵人就上了吊,徐五虽然无辜,然而圣人格外地厌恶他,因此命徐氏一家出京,不准回到京城来,五代不准入朝。

  后头又有凤桐,听见八公主之死大笑,却一口气没上来笑死了。

  三皇子府上树倒猢狲散,圣人命三皇子的一个不肯离开的姬妾抚养皇长孙,却恐他日后生出报复之心,将这孩子的名字从皇家玉蝶上划下,余下的妻妾可随意离开。

  闵尚书不念旧恶,接了外甥女儿回家,宋月经历了三皇子一场磋磨,也懂事了许多,大哭了一场,也知道圣人未必能叫三皇子的妻妾再嫁人,因此只回了自己的家中服侍父母。

  太皇太后的身边,肃王等人都在忙碌,就为了叫太皇太后的心情好些。

  死了孙女儿,虽然是不被自己喜欢的孙女儿,太皇太后的心情能好才怪,只是到底被孝顺儿孙服侍了一回,再多的难过也能受得住了。

  阿元的意料之内,太上皇并未回京。哪怕知道了八公主的死讯,可是太上皇却也没有回到京都来。

  回到京中,又能如何呢?要指责一下宰了八公主的圣人,还是当日冷眼旁观的所有的儿女?比起八公主,其余的孩子在太上皇的心里更有分量,何必顶着儿女离心的风险回来呢?

  阿元能够明白太上皇的意思,因此也安静地住在宫里,过了许多日,前朝都风平浪静了,就听说薛嘉来给自己请安,想到薛庆今日就要往直隶去,阿元还是开辟了一个宫室见了薛嘉一面,就见后脚儿凤宁就跟着追来了。

  “在京中的日子,多谢二位殿下。”薛嘉郑重地给阿元与凤宁施礼。

  凤宁耷拉着脑袋说不出话来。

  “你……”阿元迟疑地说道。

  “想见的,我都见了,该解的心结,也都解开了。”当年的梦魇,在见到不一样的太子的时候,在父亲有了不一样的结局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薛嘉有些释然,看着阿元低声说道,“臣女只愿,陪伴父亲母亲,安静地过日子,”

  见阿元看着她欲言又止,她转头,就看到了凤宁,目中闪过一丝温柔,低声道,“殿下当日,对我的心情究竟是什么,可想清楚了么?”见凤宁看着自己说不出话来,她敛目,低声道,“三年……殿下远远地看着我,三年后,若是殿下的心意依旧没有转圜,若是我能彻底地放下……殿下还愿意娶我么?”

  “我愿意的。”凤宁低声说道。

  “到了那时,殿下再给我答案吧。”薛嘉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爱情,她只想叫这个还是个少年的宁王,看清楚他真正的心意。

  若是对她真心,三年不过是一瞬,若宁王真的发现喜爱的另有其人,对她不过是可怜与怜惜,她就放手,看着这个给她的生命里添了一抹永不退色的光芒的人幸福。

  “若是那时,我不变……”

  “我亦不变。”薛嘉郑重地说道。

  “那我就等你。”凤宁咧嘴笑起来,回头看看姑姑,认真地说道,“若是你喜欢上别人,也与我说,到时,我也不会叫你为难。”

  “好。”薛嘉似乎想要笑笑,却到底只低了头,再次给阿元行礼,这一次,头也不会地径直地走了,只留住了一对儿姑侄呆呆地看着这姑娘的背影,许久之后,阿元这才摸着下巴小声说道,“你还得憋三年,真是苦哇。”顿了顿,这才小声问道,“你最近,没做啥噩梦吧?”

  八公主这事儿,算是她跟凤宁坑了她,也不知道这小子受不受得住。

  “这算什么。”凤宁心说他看的坏事儿多了去了,只是不能告诉姑姑。

  “凤城那小子抑郁着呢,可怜见的。”说起这个,阿元与凤宁都忍不住笑了。

  凤城立了“大功”,只是圣人这一次死了儿子,实在没心思论功行赏,等了许多天没有升官发财,凤五爷骂骂咧咧地继续巡城了。

  “父皇没迁怒就不错了。”凤宁哼了一声,见姑姑一脸的不怀好意,就觉得那位比较悲剧了,唯恐悲剧到自己,急忙扶着老佛爷回太皇太后的宫里去休息。

  才进了太皇太后的屋子,阿元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这上到皇祖母下到小宫女,怎么都用心虚的眼神看着她?觉得其中有鬼,公主殿下只眯着眼睛似乎扫视,看了半天,看出端倪来了,顿时跳脚道,“我儿子呢?!”

  原来如此,她两个肥儿子不见了!

  太皇太后一脸虚弱,装作听不见。

  “说!”公主殿下一蹦三尺高,指着一旁的大宫女叫道,“不说,大刑侍候!”

  “是太子!”那大宫女见太皇太后一点儿都不给力,顿时叫冤道,“太子抱了两位小爷,说以后两位小爷归他养。”

  想到太子方才,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卷着两只肥团子就走,那两只肥团子似乎是知道要跟着表哥去吃肉,竟然不哭不闹,异常地配合,还伸出小爪子把彼此包裹得紧了点儿,就叫宫女们想着都苦逼了,此时对上了公主殿下仇深似海的眼,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我儿子,凭什么成了他家的?!”最近一段时间,太子跟太子妃简直就是抢儿子的活土匪,阿元日防夜防,终于没防住,此时恶向胆边生,操起了身边儿的小鞭子就要去太子宫抽这俩!才动了一步,竟觉得眼前一晕一黑,维持不住身子,向着一旁倒去。

  “姑姑!”凤宁上前一步,扶着她没叫公主殿下脸先着地,叫的惊恐万状。

  阿元只觉得自己浑身没劲儿,从晕倒中醒过来,就见自己的面前,不知多了多少的脸,仿佛自己命不久矣了似的,顿时骇得不清,眼见阿容含笑立在一旁,顿时找着亲人了,与阿容哭道,“太子抢了咱们的儿子啊!”这个时候,必须要告状好吧。

  “没事儿,太医说,你又有孕了,那两个就叫太子替咱们养养。”阿元顶着大家伙儿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坐在了这女孩儿的身边,看着她娇气地哼哼两声,之后反应过来张大了嘴,顿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又,又有孕了?”阿元磕磕巴巴地说道。

  这速度,火箭也就这样儿了。

  心中正不知如何,她抬眼,就见太皇太后,肃王妃,许多自己亲近的长辈都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顿时仰着头十分得意,撅着身后的小尾巴再一次抖了起来,仰着头看着这驸马,颐指气使地说道,“既然本宫有孕了,驸马,容哥儿,日后,你可得好好儿服侍本宫,叫本宫不高兴了,休,休了你!”说到最后,越发觉得自己金贵,不由举目四望,颇有独孤求败之意。

  含笑的青年什么都没有说,袖中露出的半截的册子,顿时叫公主殿下惊呆了。

  那是一本她才还完了一半儿的小黑账!

  从小黑账里感到了森森的恶意,公主殿下白眼儿一翻,软软倒在床上,继续装死。

  阿容只在长辈们惊慌的声音中,俯身将这个吐着舌头装死的小姑娘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秀美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他只望这一生,她与他永远地纠缠在一起,她永远欠着他的小黑账,只这样,就是圆满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opyright http://www.lclxg.com 牵手小说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转载中的书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本站提倡创建绿色网络文学环境,如果转载的书本中出现了淫秽,反动,低俗信息,如有发现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