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琉璃美人煞 > 最终卷我本琉璃 第二章 开明(一)

琉璃美人煞最终卷我本琉璃 第二章 开明(一) (1/0)


  赤水河是通向昆仑山开明门的唯一一条河流。全\本//小\说//网\传说中昆仑山高有八千丈,上有天帝在下界的府邸,诸神替他看守着这座神圣的宫殿。宫殿一共九扇门,正东方面临朝阳的,便是开明门了,门前有九头的开明兽守卫,更有陡峭山崖,寻常人根本无法攀爬上去。
  此刻众人正站在大竹筏上,在赤水河中顺流而下。璇玑极目眺望远方,完全是水天一色,这条赤水河也不知有多长,他们已经顺流漂了一整天,还没到头,连昆仑山的影子都没见到。两岸的景色也渐渐变得荒无人烟,大片大片的森林山川穿梭而过,人站在水上,一时竟不知究竟是景色如画,还是自己身在画间。
  当然,坐竹筏顺水漂流的主意是柳意欢想出来的,本来他们这些修仙者根本也不需要如此费事费时,奈何凡人要去圣地,御剑飞到老也飞不得,非得脚踏实地一步步走过去,这大约就是神明们给凡人下的界限了,神与人之间,永远有无法超越的鸿沟。
  紫狐呆得无聊了,缠着无支祁,非要他说个故事。这里面活得最老的就是他,上古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他一定晓得。
  无支祁便笑道:“嗯,那就说一个古早的传说,我也记得不真切啦。传说天界和修罗界纷争不断,阿修罗们都是骁勇好战的魔神,天界那帮懦弱神仙哪里能打得过他们!于是节节败退,最后天界使了个计谋,擒住一个非常厉害的魔神。”
  他突然停住不说,只是笑问:“你们猜猜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呆呆地摇头。紫狐试探着问:“杀了他?”
  无支祁哈哈笑着摇头。
  禹司凤沉吟片刻,才道:“如果是我。我方没有骁勇善战的天神,便会说服他为我方效力。天界没有惩罚那个魔神,反而收为己用了?”
  无支祁难得露出钦佩的表情。朝他猛竖大拇指:“你个好小子!老子算服你啦!你的心是不是玲珑水晶做地?怎么什么东西都是一猜就中?”
  “天界确实收服了那个魔神,可惜他不肯与以前的同伴发生冲突。天帝爱惜他的武力,也舍不得责怪,便将他好生养在天界,好酒好肉伺候着。后来…”
  “后来什么?”众人都忙着问。
  无支祁耸了耸肩膀,撇嘴道:“没有后来了。那个魔神突然就消失了,再也没人提过他。有人猜他还是想念修罗界,于是偷偷回去了……事实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呀。”
  “切!”众人都发出嘘声,哪有他这样说故事地!正到精彩处就没了。
  竹筏渐渐滑向下游,河面陡然变宽,水流湍急,竹筏像要飞起来似的,一个劲朝前蹭。两岸碧绿地森林好像也到头了。前面一个陡峭的河道转弯口,转过去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却见两岸均是陡峭石山。高耸入云。真不敢相信这些巨大的石山是天然形成的,它们就像守在两岸的伟岸侍卫。排列得极其有规律。倘若不是天然形成地。又有谁能这般鬼斧神工,造就这一场壮观的景色?
  而最为奇异的不是这些排列规则的巨大石山。而是山体的颜色,微微发红,像是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霞光,越往后红色越深,渐渐竟变成了鲜血般的颜色。
  “这里不对劲。”禹司凤突然开口,“拐弯之后我就没再听见任何鸟啼的声音,河里也没有鱼了。听…除了水声,什么声音也没有。”
  无支祁轻笑道:“我真服了你,什么异常的情况都逃不过你地眼睛。没错,由于马上就要进入神的领域了,风水气候自然与方才不同。鸟啊鱼啊,都是凡间的生灵,又怎敢靠近这里。”
  璇玑听说马上就要到昆仑山了,不由起身站在竹筏顶前面,极目眺望远方。两岸石山如血,流梭而过,天地间除了湍急地水声,再无半点声息。这种寂静是庄严且肃穆的,亘古不变地静默,天神在上界偷偷窥视下方,或者怜悯,或者艳慕,或者无情。
  天地在此,本能地令人感到畏惧。璇玑抿紧了唇,众人都和她一样,在这个地方,这一时刻,都不想说话,也不敢说话。
  河水也从之前地蔚蓝清澈变作了暗红的色泽,曲曲折折地河道,弥漫着血色,竟像一条巨大的血管。
  无支祁在一片死寂中突然跳将起来,双手拢在嘴边,孩子气地大吼数声,所有人都被他吓一跳,瞪圆了眼睛看他。他嘿嘿一笑,摸着脑袋,有点惭愧:“我就受不了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叫几声,舒坦些。”
  说罢又放开喉咙开始吼叫,初时还只是单纯地吼叫,到后来声音竟渐渐攀升,犹如龙吟凤啸,清朗的啸声回荡在如血的石山之间,像在歌唱,又好似放开心胸的号呼。璇玑也忍不住张开嘴大叫起来,跟着是紫狐,柳意欢,最后连最稳重的禹司凤也开始胡闹。五个人傻子一样站在竹筏上,大喊大叫,手舞足蹈,状若疯癫。
  无支祁叫了一阵,又大声道:“天帝老儿!你等着!老子过来找你喝茶啦!”
  声音在两岸来回徘徊,喝茶啦喝茶啦,敢情他一直把来昆仑山当作喝茶。回音余威尚存,却听岸边一个苍老冰冷的声音说道:“何处妖孽,竟敢在昆仑山下放肆!”
  众人一路过来,半个人也没看到,此刻忽然听到有人说话,都急忙回头,却见遥远的岸边站着一个蓝衣人,隔着太远,他的身影小得像一粒芝麻,然而他的声音居然能传这么远,丝毫不散。委实让人赞叹。
  无支祁见竹筏漂得很快,料定他追不上来,便哈哈大笑道:“放肆吗?那你告诉我。天帝老儿的茶好不好喝?”
  那人并不说话,冷哼一声。竟徒步朝赤水河里走来。众人见他步态蹒跚,老态毕露,不由都担心起来,紫狐急忙叫道:“老人家!他只是开玩笑而已,你可别当真!这河水很急。你别下来!会出事的!”
  那人恍若不闻,双足踏在河水上,竟丝毫不沉,稳稳地朝竹筏这里走来。众人见他走在这么湍急地河流上,居然如履平地,都吃了一惊。他走得其实一点都不快,步态蹒跚,很有点不稳的样子,但不知怎么的。竟是越来越近,方才芝麻大小地人影已经变成李子大小了。
  无支祁脸色微微一变,轻道:“不好!是神巫!娘的。他们不是躲在山里吗?今天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
  说话间,那人又走近了许多。身影已经清晰可见。但见他一身蓝衫飘飘欲仙。颔下银须足有尺余长,一头白发整齐地挽在脑后。手里还抓着一根乌铁地拐杖,最奇特的是,那拐杖撑在水上,居然也不陷进去。无支祁和柳意欢抄起船桨,使劲朝前划,他们本来就是顺流,这一划更快了,没几下又把那人甩在老后面。那人追了几步,便停在那里不动了,只冷冷说道:“我可想起你是谁了!无支祁,你当真胆大妄为!居然私自逃离阴间!”
  无支祁咧嘴嘲讽地一笑,道:“那可真抱歉啦,老爷子,我一点也想不起你是谁!难为你大把年纪了还记着我。”
  那人并不说话,只抬手将乌铁拐杖朝水里一丢,“噗通”一声。柳意欢奇道:“坏了,老爷子发怒,把拐杖都丢了!无支祁,尊老爱幼你都不知道!”
  无支祁也没说话,只使劲划着船桨,竹筏像飞起来一样,急速前进。前方又是一道险要的河道拐口,奇特的是两边的石山居然在顶上联合在了一起,看起来像是一道巨大地拱门,岩石的颜色也不再是血红的,而是金光闪闪,白里带着金。
  无支祁回头一看,那老爷子的身影又变成了芝麻,他定定站在那里——用单脚。无支祁大叫一声:“我可想起来啦!他是巫履!十个神巫之一!快!快走!过了龙门他就拿咱们没办法了!”
  话音未落,却见巫履老爷子另一只高高抬起的足狠狠踩了下来,赤水河顿时犹如滚开的水一般,剧烈震荡起来,滔天的红浪从后面高高升起,呼啸着扑上,哗啦一下,竹筏在巨浪中变成了一片没用的小叶子,一下子就被推上了顶端。
  五个人赶紧抓住竹筏,试图在巨浪中稳住它,谁知巨浪又是“哗啦”一声,竟从中间分了开来!竹筏狠狠从水的缝隙间摔了下去,这下饶是璇玑与无支祁有千般本事,也无可奈何,乖乖掉进赤水河,那分开地巨浪骤然合并在一起,将他们拍进深深的水底。
  璇玑在水底手忙脚乱地划动着,奈何水流的力道太大,无数个大小漩涡在周围肆虐,她为漩涡地力道牵制住,一时竟没办法浮上水面。河水的颜色极暗,浑浊不堪,旁边隐约有个黑影过来,在她胳膊上狠狠一拉,将她扯出最大地那个漩涡,璇玑手脚并用,总算浮了上去。
  河水依然翻滚不安,像沸腾了一样,璇玑四处张望,见禹司凤就在离自己不远地地方,朝自己招手,方才果然是他救了她。璇玑赶紧朝他游过去,这时无支祁抓着柳意欢和紫狐两人也浮上了水面,五个人浑身湿透,狼狈不堪。
  回头再找竹筏,早就被巨浪拍成碎片了,散在河面上,很快就被漩涡卷到了河底。五人紧紧抓住岸边的石头,防止被暗流拉扯下去。无支祁抹着脸上地水,苦笑道:“这个老爷子,真是好大一个见面礼呀!”
  柳意欢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不是能发大水淹掉天庭吗?璇玑不是战神吗?一个糟老头你们怎么都对付不了。”无支祁怒道:“你不是说要尊老爱幼么!他一个老头子,我怎么好意思揪着打!”
  话音刚落,却见不远处又掀起滔天的巨浪,可怖的是,巨浪中仿佛隐藏着什么巨大的东西,轰轰而来。
  推荐《美人三千笑》,云霓出品,有品质保障。
  书号: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