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九尊金身

作者: 路远| 分类:都市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玉堂含笑说道:“流儿,你知道在大世界什么最重要吗?”



    结婴神秘人的出现,让萧玉堂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心中的郁结如阳光下的冰雪般迅速溶解。此刻,萧玉堂的心中再度焕发出无穷的希望。



    没等萧流回答,萧玉堂接着说道:“实力!”



    “如果你爹不是大乘期的传世强者,临渊城早就易主了,而你我父子两人,也会被人吞的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这就是大世界,弱肉强食的法则,贯彻的淋漓尽致。”



    “那么,如果没有实力,又想担任一城之主,身居高位的话,该怎么办?”“爹告诉你,这就是大世界的第二条生存法则,依附。”萧玉堂声音激昂,一本正经的教诲着:“没有实力,就去结交一个有实力的人,像寄生虫一样,寄生在他体内,紧紧依附他,借着强者的庇护,依旧能



    够在大世界生存的很好。”



    “眼下,我们父子的机会来了。”萧玉堂仰头凝望着苍穹之下的六尊金身,目光灼灼,说道:“一定要找到他,哪怕倾家荡产,花费一切代价,也要跟这个人交好。”



    “等到将来,此人雄霸一方时,他的一句话,流儿你便可享用终生。”



    萧玉堂正色道:“流儿,不要再一副心如死灰,垂头丧气的模样了,快好好收拾一下你的情绪,一会儿爹带你去拜访这位奇人。”



    “认识他,了解他,只要他有所需,我们父子二人便竭尽所能去满足他,讨好他。”



    “这就是咱们父子接下来几年,甚至几十年要去做的事情。”说到这,萧玉堂突然仰天长叹一声,脸上无比的落寞,悲恸。



    如果萧流能够有这般造化,他萧玉堂又何须去讨好别人?



    萧流结婴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连一个登门贺喜的人都没有。可见,因为萧流平庸的资质,萧玉堂在临渊城的影响力,只怕是要跌入谷底了。



    “后继无人,实乃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萧玉堂幽幽感叹道。



    ……



    密林之中。



    张辉盘膝席地而坐,双手叠放在小腹位置,眼睑低垂,双眼紧闭着,一直保持着内视状态。



    张辉脸色苍白,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眉宇之间却难掩喜色。“完全没想到,这些细胞金丹,竟然也可以结婴——”



    “太不可思议了!”



    而在细胞金丹结婴的过程中,每一分每一秒,对张辉而言,都是莫大的煎熬。



    毕竟那是细胞凝聚而成的金丹,细胞核十分的脆弱,稍有不慎,估计会直接把他炸成齑粉。



    “第六颗了,还剩下三颗。”张辉精神保持高度紧张,脑子里面不知道炸裂多少细胞血管,计算力飙至极限,事无巨细的掌控着丹田处的一切。



    “索性细胞金丹强化很费劲,不然我这会儿要凝聚了数百颗细胞金丹的话……”张辉都不敢细想,一口气结婴数百次?根本不可能完成,八成会炸。



    “六颗就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消耗太大了。“好在大世界天地间的真元之力,足够充沛,这要是在小世界,恐怕把整个世界的真元榨干了,也不够结婴。”



    天地间的真元凝成一个巨大的涡旋,源源不断的灌入张辉体内。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海绵田,疯狂的摄取,吸收,周天运转,转化为最纯净的真元之力,补充丹田所需。



    张辉在调动这些真元,小心翼翼的填补细胞金丹的空缺,补充能源,让细胞金丹有足够多的真元之力塑形。



    速度尽可能的在慢中达到最快。



    太快的话,张辉担心细胞核会崩溃,导致爆炸。



    太慢也不行。



    结婴闹出这么大动静,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找过来。一旦让萧玉堂发觉,估计那个老东西会第一时间杀了他。



    在没有完成结婴之前,张辉就如同襁褓中的婴儿,毫无还手之力。



    必须尽快完成才行。



    张辉很着急。“还有三颗细胞金丹没有结印,最难得是主金丹,恐怕需要耗费更多时间。”



    “呼呼!”



    吐出一口气,稍微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紧跟着,张辉又投入到下一个细胞金丹结婴当中。



    别人结婴一次,都不知道筹备多久,他这一次结婴十个金丹——



    纵观整个大世界,估计也只有张辉这样一个怪胎。



    体内,六颗小元婴,仿佛上蹿下跳的小孩儿,嬉皮打闹,以某种特定的规律,围绕着主金丹周天运转。



    时不时的,小嘴一张,将丹田处斑驳滂沱的真元,一口吞了进去。



    一个吞吐间,真元就变得纯净,霸道。



    一刻钟后,张辉腹中响起了龙吟虎啸之声,身后,又一尊金身虚影出现在张辉背后。



    “第七尊……”



    亦是三十丈的高度。



    大概,张辉炼化的这些细胞金丹,一颗金丹的潜力,就相当于一个萧流吧!



    一刻钟后。



    “第八尊……”



    一刻钟后。



    “第九尊。”



    九尊高达三十丈的金身,齐头并立,簇拥成一个圆形,将整个临渊城笼罩在内。



    霞光漫天,恍如白昼。



    无数的修道者,凡人,心神俱颤,宛如一尊尊的雕塑,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连心脏也骤然停止了跳动,没有呼吸,没有脉搏。



    拥有着数千万人口的一座城市,此刻,却仿佛一座死城般,鸦雀无声,安静的可怕。



    一次结婴,闪现九尊金身。



    不对,不是闪现。



    第一尊金身出现,到现在,已经维系了近两个小时,依旧屹立在长空之中没有散去。比起萧流的一闪而逝,张辉身后的这些金身,仿佛实质性的大佛,巍峨,雄峻。



    “空白之处已经全部填满了,想来此人应该要结婴完成了。”



    “真是一出大戏啊!一场千万年都难以出现的场面,老朽今天也算是见证者了,哈哈哈!”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结婴。”



    “快,让门下所有的弟子全部去临渊城,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天纵奇才给老夫找出来。等等,老夫与你们一块去。”



    临渊城方圆五百里范围内,所有的修道者宗门全部惊动了,下到练气境界的渣渣,上到宗主,全部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朝着临渊城风驰电掣而来。



    不是所有的宗门都有资格邀请张辉加入宗门,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与张辉交好。



    与此同时,临渊城由凡人和修道者组成的两万卫军,也纷纷出动,四散分开,到处找寻结婴的那个人。



    天行宗。



    火行真人面前,关梓馨毕恭毕敬说道:“回宗主,我知道结婴的那个人是谁,他叫张镇天。”



    “张镇天?”



    “你确定?”



    “真是人如其名啊!来人,去外事府的一品珍取凭虚凌古胄来。”



    蒙丘心神一颤,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凭虚凌古胄,宗主要把凭虚凌古胄送给张镇天?”



    关梓馨不无羡慕道:“恐怕此刻,不知道多少宗门的宗主都要送出至宝,张镇天只怕收宝贝都要收到手软了。”



    说到这,关梓馨嘴角渐渐扬起一抹清冽的笑容,“你知道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吗?是萧玉堂,他以为张镇天已经死了,这会儿估计也在准备拿得出手的宝物准备献给他。”



    “若是萧玉堂发现,那个结婴的修道者正是他此前逼近溺龙渊深处,预谋加害的张镇天时,不知道萧玉堂的表情会是如何,大概分外精彩吧!”



    蒙丘:“哈哈哈!”“走,咱们也追上去,去临渊城,我要亲眼看看萧玉堂傻眼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