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变故

作者: 比目鱼| 分类:都市

    最快更新水浒第一大官人最新章节!

    第559章 变故

    林黛玉听了宝玉的话后,嗔怒道:“看你说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没的伤心什么?”

    宝玉笑了笑,

    在他看来,心思太过敏感的林黛玉某些时候,还真是得当小孩子来哄。

    而且就聚会这一件事来说,林黛玉也曾经说过:

    “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

    紫鹃此时一边在收拾着茶盏,一边在旁边笑道:

    “刚才人多,宝二爷这是留下了与姑娘说些体己话呢。”

    林黛玉的腮帮子鼓了一下,往卧室里走去,

    “我累了,想要躺会,你还是回去安歇吧。”

    宝玉也跟着她往里边走去,笑道:“我也进去躺躺。”

    林黛玉瞥了他一眼,表情认真的道:

    “听紫鹃说你今儿在外跑了一天,想必也累了,快回去睡吧,别在这里打搅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林黛玉其实也知道,宝玉之所以死皮赖脸的在这里纠缠,无非是怕她心里发闷罢了,

    若是换了一二年前,她是不会领会到这个的,

    但现在年纪渐长,又早明白了他的心意,自是不会还跟一头懵懵懂懂的小猪一般浑然不知。

    宝玉直到看见林黛玉在床上躺下,闭上了眼睛,虽然睫毛还一动一动的,显然只是在装睡,但似乎也确实是累了,这才走了出去。

    他拉住紫鹃问道:“你们姑娘的药可有按时吃?”

    紫鹃道:“托二爷的福,姑娘她这些天都有把参药全部喝完,以前她都是只喝一小半就再喝不下去了的。”

    林黛玉的病由于是自胎里带来的,没有哪个太医能根治,因此吃的与其说是“药”,不如说是补品给为贴切。

    她往常吃的“药方”中,基本便是些人参、肉桂等金贵之物,就算是一般的大富之家,照她这样吃法,只怕也得吃穷了。

    前一阵子,薛宝钗觉得林黛玉的药方里人参肉桂也太多了,“虽说益气补神,也不宜太热。”

    因此她便劝林黛玉改为喝燕窝粥为主,

    不过林黛玉却觉得自己这几年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

    这会子若是又兴出新来熬什么燕窝粥,老太太、太太、王熙凤这几个人就算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她太多事了。

    因此林黛玉便不肯多事,免得平白惹人嫌。

    宝钗听后,便让丫鬟从薛姨妈那里定时拿些燕窝与冰糖来潇湘馆,

    不过贾宝玉得知了这事后,想着薛宝钗也是客,林黛玉既吃燕窝,又不可间断,若只管和她要,太也不是事了。

    因此他便在贾母跟前略露了个风声,与林黛玉求得了一日一两燕窝来吃。

    宝玉这时又在外边跟紫鹃细问了几件事情后,这才离开了潇湘馆。

    回到怡红院时,袭人、麝月已经熬不住提前睡下了,只有晴雯与秋纹还在等着他。

    秋纹在铺床,晴雯为他宽衣,又有小丫头捧来了水漱口,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在衣食住行方面,总是被下人照料到了极致。

    宝玉又跟晴雯说笑了一会,这才进去卧室躺下了。

    ……

    翌日起来后,宝玉在院内打了一会拳,满头大汗时才停下。

    晴雯拿着汗斤连忙走上前来,一边帮着他擦拭汗水,一边睁大眼睛满脸好的瞧着他。

    宝玉笑了笑:“你又怎么了?”

    晴雯低眉小声:“你可真是大不一样了,又打人又练拳的,

    而且平日里也没见你有请拳师来学,怎么就舞得那么好看?”

    在晴雯看来,以前这位贾宝玉这几天简直就跟谜一样,弄得她都有些迷糊了。

    宝玉想了想,便向晴雯笑道:

    “你不需多问,这都是通灵宝玉教给我的。”

    晴雯听后,果然肃然无语了。

    他这块宝玉本就稀,

    世上哪有人衔着此物降生的?

    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普通的石头,上面还一开始便写有字迹,画有灵符,之前还以此驱过邪,救了宝玉跟王熙凤两条性命。

    因此,晴雯根本不疑有他,把这一切都归根于通灵宝玉上面去,

    反正这宝玉现在的变化,也是有益而无害的,晴雯往日里也觉得他太缺乏些男子气概了。

    吃了些点心府,宝玉便问:“袭人哪去了?”

    麝月道:“前些天平儿叫她帮忙治些帕子,昨夜治好了,今早便亲自送去了。”

    袭人与平儿等女关系十分要好,互相间帮忙做些针线活也是常有的事。

    正说话间,却见袭人匆匆返回了怡红院,晴雯见她脸色不太好,便问发生了什么事。

    袭人进到内屋后,苦笑着道:

    “可不得了了,邢夫人竟要给琏二爷娶姨娘,凤姐儿气得浑身发颤,我去哪会正在摔盆子了呢!”

    晴雯、麝月等女听了都是大为吃惊,而宝玉则忙问袭人具体的情形。

    袭人从平儿口里倒是得知了不少消息,

    那邢夫人今天一早,便来找到了王熙凤,说要让贾琏娶尤二姐过门为妾之事,劝王熙凤要大度些,说那一切都是为了传继香火,谁让王熙凤一直生不出儿子来呢?

    总之,邢夫人的话语间,显得颇为趾高气昂,却有股子泄恨的意味在里头,似是终于让她找着了机会来报复王熙凤一样。

    待她跟王熙凤说了后,这才扭着身子找贾母去了,着实是把王熙凤气得够呛。

    宝玉听了事情的经过后,不由的扶了扶额头,一副遇到了猪队友的神情。

    原本按照几天前他跟贾琏说的计划,可不是这样子的!

    他的计划,让贾琏请动贾赦、邢夫人后,一起去以继承香火为名,先说服贾母,再由贾母找王熙凤好言好语的劝说,再把尤二姐接进大观园来暂住。

    谁知邢夫人在沉寂了几天后,突然便率先去找王熙凤说了,还夹私带恨的挑拨王熙凤,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如此平生变故,王熙凤肯定不会罢休的,事情还不知会如何收场……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