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夜走留命,春风再来客

作者: 白沫城| 分类:修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一颗雨粒滴在脸颊上,冰冷的触感透过皮肤深入灵魂,长久压抑的情绪得到释放,随之流下的还有一滴泪水。

    未有一刻心情如此沉寂,沉寂到剑尖入体也无动于衷。

    夜晚的风声是一天的落幕,似在含糊地找人倾诉。一阵轻吟从远方入耳,声声慢慢撩拨人的神智。四周光影渐渐消散,是一道道急切的呼唤。

    “衫儿!衫儿!”

    “娘……”

    陈文衫睁开眼帘,入目赫然便是袭杀而来的青锋长剑,近在咫尺,天地一念便会被这把长剑反转。

    手中柴刀竖在面前。

    “铛。”

    陈文衫的身子被劲力抵在墙上,他死咬着牙口,呼喊着一推,那把长剑微微折弯,随后轻盈地落在地上。

    持剑的杨冷冷地看着半跪在地的陈文衫,手腕拧了拧,长剑吟唱,显得极其兴奋。

    陈文衫大口喘气,鼻梁上一抹血痕越蜒越长,最后从鼻尖离开。他看着落在地上炸开的花朵,嘿嘿笑着,随后一抹嘴角,说道:“差点,差点就死了!”

    “我若死了,大都几年的风雪,谁去讨债?”

    陈文衫直起身子,柴刀指向杨,说道:“你吗?”

    “与我无关便不为紧要。”

    杨的目光不含一丝感情,出招亦是不带烟火气息,所谓留情会为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带来灭顶之灾,无论对象是谁,他们能做的只会是招招致命。

    他是煌门中的头号杀手,凭借臻入化境的空山剑法,惊艳暗堂。

    君不闻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急骤急疏,忽缓忽急,精妙绝巅地掌控尺度,所以又做到了天马行空,随心所欲。

    陈文衫手中的柴刀防护周身三尺,左挡右突,却被死死逼在原地。这样下去,落败是早晚的事。

    元府快要干涸,费力的抵挡疯狂地损耗剩下的元气。

    冷静是陈文衫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胡同位于城东,隔了城主府好几条街,有些距离,却并不是太远。云安此时未来,便代表着他即便到了城主府也是徒劳无功。这个结果,陈文衫早就有所预料,他也有相应的举措。之所以选择在这里,除了让他们出手外,还因为这里是城东,山海凌阁就在城东。

    未到万不得已,陈文衫实在不想借用这股力量,毕竟余冉给他的感觉太过怪异。

    有几分熟悉,有几分疏远,还有几分高深莫测!

    现下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把这个烦人的杨逼退。

    陈文衫横刀一握,强提元气,手中招式越发精妙而连贯不断。

    塞北有铁骑三十万!

    当年姚九负刀远行,在大漠里观想长河落日。怎料狼烟四起,三十万铁骑从边塞重陲之地开拔,一路杀进大漠深处。这一路姚九如影随形,当年的姚九被军中大汉调笑乳臭未干,他一怒之下借马走骑,跟着这些铁骑一路厮杀。

    而天刀中的第一刀便是他被敌众围困时所创。纵使敌众我寡,这一刀也能劈开荆棘,斩出一条血路。

    此后,三十万铁骑皆尽折服,视他为铁骑一员。

    黄沙戈壁千尸骨,烽火连天断长河。

    破釜沉舟,仅存的元气涌入柴刀,被长剑打得失去光泽的柴刀焕发一丝希望。

    “给我退下!”陈文衫举刀凌空一斩,气势骇人。

    杨的长剑被生生打出去一丈,论力道,又如何比得过倾尽所有的柴刀。

    青云宗的老柴刀,还有一点,够重。

    但,这一切只是挣扎而已,说陈文衫黔驴技穷也好,说陈文衫实力不济也罢,总之他得走!

    陈文衫看着被逼退的杨,蓦地朝杨身后正色一拜,“师父!”

    场中四人,莽汉倒下,杨与陈文衫打斗激烈,那位高挑的女子则一直在关注这场战斗。

    两人谁都没注意到场中什么时候多出一人,而且这人还是陈文衫的师父。

    杨紧锁眉头,五指灵活翻剑,双膝下沉,左手压着剑端往身后一刺。

    空的!

    杨和女子反应过来后再往陈文衫那里看时,陈文衫已经踩在墙沿上奔逃出去。

    陈文衫咬紧牙关,嘴里说道:“打不赢还不跑,当我傻吗?”

    语气轻松,情况却不容乐观,他的眼帘越发沉重,元府里原有的元气荡然无存,伴有阵阵绞痛感传来。最后那一击就是唬人的,唬不住他们,那一声师父也只会白叫,所以为此他掏空了自己的身子。幸好以前跳屋檐的事没少干,否则能不能爬上来都得两说。

    ……

    山海凌阁的门口赌徒来往,董老站在后院感受着远处疾驰而来的气息,叹了口气,说道:“麻烦来了,余先生,二先生,我这把年纪禁不住你们的折腾!”

    “传令下去,关闭赌场,三刻之内,赌场不得有任何滞留人员!”

    院外把守的人抱拳拜道:“是!”

    山海凌阁的执行力是一流的,没到三刻,场内的一切赌局全部停止,所有赌徒都被请到了山海凌阁的外面。

    即便有的赌徒在山海凌阁门口流连忘返,但看到阁内的灯火一一熄灭,才知道今晚是不能在这里再赌了。

    摇了摇头,咒骂了几句,余下的人该离开的也开始动身。趁精神头尚足的,赶往别家赌场;哈欠连天的,则回家睡觉。

    ……

    陈文衫脚下一个趔趄,身子不稳从房檐下跌落,右手的血液染红了一片青石板。

    杨落在陈文衫的身后,看着陈文衫死撑的打算爬起来,他说道:“你已是强弩之末,何必苦苦挣扎?”

    陈文衫嘿嘿一笑,说道:“蝼蚁偷生,仅此而已!”

    杨闭上眼,从空中落下,双手握剑,剑尖对准陈文衫的背后。

    此时,两人距离山海凌阁尚有一条街的距离。

    陈文衫眼睛看着地面的青石板,经年累月的痕迹在他眼里被放大,丝丝缕缕皆是岁月的沧桑。

    剑尖泛着寒光,停留在陈文衫背上一寸之地。

    “友,我们又见面了。”一句略显苍老的话语在陈文衫耳边响起,他微扬嘴角,任凭黑暗侵吞自己的最后一缕意识。

    杨的剑被两支手指夹住,与长剑相比算是孱弱的两支手指却让这长剑进不得,也抽不出。

    杨看着眼前面容苍老的董老,开口问道:“你是他师父?”

    董老笑眯眯地摇头道:“不是。”

    “即不为人师,为何多管闲事?”

    “老了,不喜欢看还入得眼的后生死在自己面前。”

    “你要拦着我杀他?”

    “是!阁下可否买老朽一个面子?”

    “你的面子很值钱吗?”这不是嘲讽,在杨看来这是真理。

    杨手中长剑元气鼓荡,他猛地一转剑柄,将董老的手指弹开,剑尖无阻,向下刺去。

    董老左手成掌,一掌拍向杨,气劲将杨掀飞,同时也解救了陈文衫的危机。

    董老站起身子,双手背在身后,说道:“年轻人,南墙可是会撞死人的。”

    杨横剑看了看天色,嘴中念道:“天色还早,多杀一人也无妨。”

    董老哈哈大笑,苍老的五指间夹着三粒玲珑剔透的骰子,他将三粒骰子甩去,骰子迎风便长,最后化为拳头大呈三方站位围着杨。

    “天道无常,亘思七渡,阁下不压一把吗?”董老笑呵呵地问道。

    杨抬头看了看头上的三粒骰子,神色冷漠道:“千门?”

    “不入赌局,焉能定我生死?”杨持刀快奔,迅速靠近董老。

    董老背着双手,说道:“怕是由不得你了。”

    三粒骰子飞速旋转,四周景色开始变化,不过一瞬,二人所处的空间便已斗转星移。

    ……

    ……

    和尚入了店,店便有了佛。

    “客官,有什么需要?”厮抹好桌面,问到坐在桌傍的和尚。

    “施主,麻烦给我一间房间,一桌饭菜。”和尚说道。

    厮笑着说道:“好咧!”走至一半,厮又回头孤疑地看着和尚道:“客官,你不会是要化缘吧?”

    “贫僧自会给足银两,施主无需困扰。”和尚说道。

    厮点点头,下去给和尚准备一应事物。

    客栈的门口,一男一女走了过来。

    “师姐,这是最好的客栈了吗?”男的问道。

    女的看了看客栈的门面,说道:“没错,方才问了一问,这春风客栈确实是名川最好的客栈。”

    男的哦了一声,随后二人步入客栈。

    客栈坐了几桌客人,走商晚来的商贩,码头的工人,还有一个和尚。

    商贩大多过的殷实,虽说行脚不宜穿着华贵,但布料做工始终是有区别的,细眼看看就会发现。而里面还有着商人招收的护卫,留着髯发,一脸凶恶,卖相是极好。工人大多喝点酒就会回家,穿着和长相一直不在他们的思虑范围,随意舒坦就好。

    那么就只剩那一桌一人的和尚。和尚心无旁骛,一心呤诵佛号,却在那位女子踏脚进来的时候,睁开眼帘望了过去。

    二者对视,女子稍稍一愣,和尚先点头示了示意。女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回礼。

    女子傍边的男的打眼瞅了瞅客栈里面,转头对女子说道:“师姐,这是家什么客栈,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女子瞪了男的一眼,说道:“闭嘴,周胖心一会有人揍你!”

    男的不屑地一撇嘴,回道:“我不怕,师父说了,我没别的特点,就是抗揍。”

    女子冷眼看了看男的,随后语气阴森道:“是吗?”

    男的身子打了个哆嗦,咽了咽口水道:“不抗,不抗,抗不住!”

    “抗不住就给我老实点,东西先背着,一会放到房间里。”

    男的老老实实点头,跟在女子后面。

    厮忙完了其他桌的客人,便跑到这一男一女的桌前问道:“二位,想要点什么?”

    女子说道:“两间房……”

    “酒菜肉。”男子抢道。

    ……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