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

作者: 饮料君| 分类:女频

    赵孝成王赵丹派军队接收了上党,消息很快便传遍了诸侯各国。

    各国议论纷纷,都暗自猜测秦国什么时候出兵。

    咸阳城王宫大殿内,秦昭襄王赢稷听了前线来报,勃然大怒,将手中的竹简扔在了殿下。

    殿中大臣无人敢吭声,直到白起站出身来。

    “王上,臣请求出战。”之前王上派王龁前去,没能攻下上党,反而让韩国将上党拱手让给了赵国,他就不信这一次王上还不用他。

    “关键时刻,果然还是白将军靠得住。”赢稷这么说着,瞥了眼殿下的大臣道:“白将军,本王便封你为主将,王龁为副将,你们两人务必要将上党之地夺回来,给韩赵一点儿颜色瞧瞧。”

    白起和王龁并肩站于殿下恭敬一拜:“臣领旨。”

    “对了,范爱卿。”赢稷说罢,似是想起什么又看向殿下叫道。

    范雎应声出列:“臣在。”

    “上次你说的反间计……”赢稷话未说完,范雎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回王上,臣已经在赵国安排了线人,等到赵国派廉颇出战之际,那消息便会在赵国传开。”

    “做得好,退朝。”赢稷闻言龙颜大悦,如今一切都安排妥当,就等着看一场好戏了。

    他要让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一件事,同秦国作对是捞不得半点儿好处的。

    ******

    转眼间,到了六月底,郢都这天天气大好,正是宋玉生辰的日子。

    一大清早,林清婉便梳洗打扮了一番,将已经制好的琴弦放在了一个精致的锦囊里。

    她刚收拾好,便听见驿馆外传来了脚步声,开门望去正是景差和唐勒。

    之前便和他们约好,在宋玉生辰这一天替他好好庆祝生辰,当时他们便说好来接她一起去宋玉府上为他庆生。

    “林姑娘。”景差和唐勒刚到后院便看见已经梳洗完毕的林清婉,眼前不禁一亮。

    唐勒在一旁忍不住感叹了句:“你今天可真美。”

    下一秒便被景差打趣:“你意思是林姑娘之前不美?”

    “也美,也美,只不过今日更美。”唐勒这么说着,听见林清婉低笑了一声,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们不要林姑娘、林姑娘的叫我了,就叫我名字吧。”三人一同上了街,林清婉出声提议道。

    “好啊,清婉,那你也不要叫我们景大人、唐大人了。”景差这么说着,唐勒也跟着点了点头。

    “嗯。”林清婉应了一声,抬眼看向身旁正望着她的唐勒和景差,不知为何心中暖暖的。

    不觉间,三人已经到了宋府门前。

    宋府的大门紧闭着,景差上前扣了扣门。

    刚扣了几下,便有仆从开了门,见到是景差和唐勒都是恭敬的拜了拜,招呼他们进门。

    院子似是刚刚清扫过,看上去十分干净,跟着仆从一路往前到了客厅,都没有见到宋玉的踪影。

    “你家大人呢?”景差刚一落座便忙不迭的问道。

    “我家大人正在书房读书,我这便去喊他过来。”仆从应了一声,正要离开,便被唐勒叫住:“不用了,你去备些茶点过来,我们自己去找他。”

    “是。”仆从应了一声便忙着去准备了,林清婉便跟在唐勒和景差的身后走出了客厅,经过走廊又拐了两个弯,他们才在一处门前停了下来。

    看他们两人的熟悉程度,想必不是第一次来宋玉府上了。

    林清婉这么想着,看见景差已经抬手敲了敲房门:“子渊,我们来找你了。”

    “进来。”不知为何,宋玉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有气无力的,林清婉心中隐隐有些担心起来。

    景差和唐勒对望了一眼,都是一笑,随即便开了门进去,林清婉也跟着走了进去。

    宋玉手中正捧着书卷在看,头都没抬的问道:“你们两个这么早来找我做什么?”

    “我们可不是两个人。”景差和唐勒几乎异口同声的回道,话音刚落,宋玉便抬起头来,在看见林清婉的一瞬间他先是一怔,随即又眨了眨眼睛,似是想要看看清楚。

    “清婉,你怎么也来了?”

    “今日是你的生辰,我和唐勒、景差约好来陪你过生日。”林清婉这么说着,宋玉眼睛一黯,又瞬间恢复如常。

    “生辰?”宋玉低喃了一句,瞥了一旁的唐勒和景差一眼:“你们两个的主意?”

    “不,是我的主意。”就在景差和唐勒犹豫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林清婉往前走了几步开口说道。

    宋玉抬眼看她,今日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罗衫,更衬得肤白如雪,明艳动人。

    已经察觉到宋玉目光的唐勒和景差在一旁偷笑,还低声窃窃私语,更弄得林清婉有些不好意思了。

    “走吧。”宋玉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走到了林清婉的面前径自说道。

    “去哪儿?”林清婉一时间有些怔愣,转头看向同样有些疑惑的唐勒和景差。

    “今日既然是我生辰,那便是我说了算。”宋玉边说着回头冲他们一笑。

    四人一同上了街,在街上玩了许久,晌午的时候在柯记饭馆吃了饭,下午又去了郢都城外的山上看风景。

    酉时的时候,天色渐暗,众人才一同回了城内。

    郢都西城门旁有条河流,河水清澈,不少城中人都是饮用这条河流的水。

    今日是河神生日,河边有不少百姓在放河灯。

    传说在河灯上写上愿望,河神收到之后便会帮许愿之人实现他的愿望。

    林清婉还是第一次见到晚上的郢都城,想不到夜晚的郢都城灯火通明,与满天繁星遥遥相望,别有一番韵味。

    “我们也去放一盏河灯吧。”察觉到林清婉的目光,宋玉提议道。

    景差和唐勒互望了一眼,纷纷从怀中掏出礼物塞给宋玉:“子渊,我忽然想起家里还有事情,生辰快乐,我就先走了。”

    “哎?!”林清婉原本正期待着一起去放河灯,见景差和唐勒忽然脚底抹油溜走了,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走吧,我们自己去放。”宋玉说着拉起她走到摊贩面前买了一盏荷花灯,随即拿了两个许愿的木牌和笔墨。

    被宋玉拉到了河流旁,站在一群放河灯的人中间,林清婉才反应过来,她刚才好像是被宋玉牵着过来的?!

    这么想着她抬眼去看宋玉,见他正低头在木牌上认真写着什么,他的侧脸在灯光的映衬下似是蒙上了一层雾气,她一时间竟然看得有些入迷了。

    直到宋玉声音响起,她才回过神来。“清婉,给你。”

    她抬眼望去,见宋玉笑着将手中的木牌和笔递给她:“到你写愿望了。”

    林清婉将愿望写好之后,递给一旁特意背过身去的宋玉,宋玉没有回身看而是将木板翻过来直接放在了河灯之上。

    被他这细心的举动给打动了,林清婉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来吧。”宋玉将河灯弄好之后,招呼林清婉一同拿着河灯放进了河流之中,看着河灯顺着河流渐渐飘远,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平静之感。

    林清婉看了眼周围放灯的人,他们将河灯放入河流之后,都是闭目祈祷,似是在许什么愿望。

    学着他们的样子闭上了眼睛,耳边却传来宋玉疑惑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宋玉,今天是你的生日,没有蛋糕你就把这些河灯当蛋糕,许个愿吧。”林清婉睁开眼看向他无比认真的说道。

    被她认真的模样逗得一笑,下一秒宋玉的衣袖便被她拉住了:“快点儿闭眼。”

    “好。”宋玉有些无奈的笑着闭上了眼睛,其实他想许的愿望已经写在木牌之上了。

    放完河灯之后,再次回到街上时,已经是深夜。

    街上的人不多,偶尔路过一个人也是神色匆匆赶着回家的样子。

    宋玉将林清婉送回驿馆之后正欲离开,刚走出几步便被叫住了:“等一下。”

    他闻言停住了脚步,转身望去,见林清婉快跑了几步到了他面前,手中还拿着一个墨蓝色的锦囊。

    “这个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林清婉边说着将锦囊塞到宋玉手中,转身便要溜,却被宋玉一把拉住。

    “让我先看看是什么礼物。”他边说着边打开了锦囊,拿出了琴弦。

    “你看到了,我可以走了吧?”林清婉说着又要溜,却又被宋玉拉住了。

    “这是你亲手做的?”宋玉毕竟是古琴行家,自己做的琴弦和买的琴弦之间的不同,他一眼便能分辨。

    他看向沉默不语的林清婉,忽然想到前些日子她手中的勒痕,原来她是为了给他做琴弦……

    这么想着,他将面前的女子抱了个满怀,笑容灿烂直至眼底。

    “谢谢你,婉儿。”他抱紧了她,在她耳边呢喃:“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被他突然的拥抱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林清婉只觉得心跳得很快,几乎就要跳出嗓子眼儿。

    就在她以为她就要窒息的时候,宋玉已经放开了她,抬手摸上她的发丝:“这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次生辰,是因为你,婉儿。早点儿休息,晚安。”

    这算什么?等到宋玉走远之后,林清婉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他怎么忽然叫她婉儿?

    难道是告白?林清婉这么想着,又使劲摇摇头,怎么可能?!他明明在赋上说东邻女偷窥他三年,他都不为所动。

    林清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一定是因为他没收到过亲手做的礼物,太感动了才会说那么奇怪的话,一定是的。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